【双黑】【太中】骗子和所谓爱情

*写了个两千五百字的爽段子


骗子和所谓爱情

文:水母汐

巧克力是骗子的诅咒,爱情却被扭曲成另外一种模样。

 

太宰治不愿承认自己的失败。

他露出一副有些失落的表情——话虽如此,不过是眼角稍稍低垂那么几分罢了。他在破破烂烂的口袋里东翻西找,最后掏出一盒同样破破烂烂的巧克力布朗尼。

“你这家伙,作战时还揣着这种东西?”

“路上遇到好心的店员小姐,担心我任务途中晕倒就给了我这个。毕竟我们俩谁都没吃早饭。”

中原中也翻了个白眼,且不提太宰治刚刚那番话里有多少疑点,若不是这混蛋执意要去自杀,他们怎么可能赶不上红叶姐亲手制作的早餐?思及此,中原中也只觉得满腔怒火愈燃愈旺,直要从干涸的嗓子眼里冒出来。无奈战斗后的身体格外疲惫,他只能将所有情绪发泄在那盒可怜的布朗尼上。然而,当重力凝聚在指尖的那一刻,他看到了某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那是血,它们已经干涸发黑,又暗又深地凝结在巧克力布朗尼同样漆黑的盒子上。他有些难以置信地抬头看了一眼太宰治,然而这家伙的脸还是一如既往的滴水不漏,察觉不到一点破绽。

“你受伤了。”

“……”

“别想糊弄我,那根本不可能是敌人的血。”

太宰治叹了口气,左侧肋下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帮中原中也挨上一枪,偏偏以他的性格,又绝不可能让对方知道真相。他们是搭档,谁也不会多欠谁一个人情,谁也不可能少还谁一条人命。他不需要中原中也对他心怀愧疚,毕竟,连他自己都尚未察觉,彼时还是个少年的他,无时无刻不在期许着以一种更加残酷又更加紧密的方式,将中原中也牢牢拴在自己身边。

见太宰治没有回应,中原中也跟着叹了口气。曾经的他,并不具备理解这些行为背后含义的能力,而叹气是太宰治教会他的第一条真理。在成年后很久,某一天,当中原中也端着红酒坐在桌前追忆往事时,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早就将一辈子的叹气全部送了某个绷带混蛋,以至于现在吐出的,全是烟圈而已。

被血浸染的盒子有些难开,中原中也掏出小刀一下一下地划着,神情严肃而又认真。太宰治把手揣在口袋里,跟在小个子少年身后,双眼死死盯着中原中也灵巧的手腕。那层薄薄的硬纸板终于被破开,浓郁而又甜腻的巧克力香气迅速在空气中扩散,太宰治吞了口口水——不是因为食物的味道太过于诱人,而是中原中也的动作着实令人心惊。只见他转动刀柄,用锋利的刀刃挑起少许布朗尼,鲜红的舌尖轻轻一掠,卷入口中还不忘舔舔嘴唇,晶莹的唾液打湿了匕首,更是在唇瓣上碾下一圈水痕。

这样的中原中也比战场上更加可怕。太宰治甚至可以沿着这幅画面肖想出小个子少年松开纽扣,披着他的衬衫在床上假寐的模样。翕动的唇瓣张合间全是讽刺他的刻薄话,现实里的他总是站在不远处抱着双臂反唇相讥,唯有幻想中会冲上前去拧住那件该死的白衬衫,狠狠咬住对方的唇舌,给予他痛苦而又甜蜜的惩罚。这或许是他少年时代仅有的心事,也正是这桩心事,令他离一个有血有肉的正常人更近了一点。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趁中也吃布朗尼的时候溜走,就没有人妨碍我自杀了。”

“你敢!”

“敢倒是敢,只是不想罢了。”太宰治弯下腰,视线掠过中原中也的肩头,同时伸手用大拇指抹去对方唇畔的一点巧克力,“太甜了,但这正好适合你,毕竟中也连早餐的牛奶都要加双倍蜂蜜。”

秘密被人说穿,中原中也有些窘迫地抬头想要反驳,却正巧撞见太宰治舔舐指尖的举动。瞬间,被对方抚摸过的唇角竟如灼烧般刺痛起来,他有些慌乱地塞下一大口布朗尼,低下头为自己絮絮地找着借口。

“还好今天不是情人节。”

中原中也的声音很低,可他们彼此过于熟悉,这种程度的声波震动对太宰治而言根本算不上难题。

“这里面有你的血……”

太宰治愣了几秒才意识到中原中也指的是某个颇有人气的都市传说。小矮子那副纠结的面孔实在有些可爱,让他忍不住想要逗弄一番:

“怎么?难道是怕你会爱上我?”

“滚!我只是想说混有这种东西的布朗尼实在是难吃到家!”

“可中也没少尝过我的血吧。”

“在那种乱七八糟的状况下,我怎么可能分得那么清楚。”

太宰治忽然不说话了。中原中也低着头,盒子里还有最后一块布朗尼,可他的指尖已经被巧克力弄得脏兮兮的了。他又想起了太宰治的伤口,左侧肋下,被散弹凿出一个坑。干涸的血液堵住了伤口,只要稍加用力便会隐隐作痛。这下,太宰治的每一个表情在中原中也眼里都变成了眉头紧锁,他依稀记得森鸥外说过甜食可以镇痛,于是他下定决心,要将这最后一块布朗尼丢进太宰治的嘴里。

坏掉的路灯发出刺耳的电流声,对中原中也而言简直是再好不过的掩护。

他将盒子塞进太宰治手里,抱紧双臂抬腿便走。距离最近的据点还有十分钟路程,可单纯的小个子少年并不知道,早在半小时前,他的搭档便支走了接应他们的司机,尽管比起中原中也,受伤的太宰治似乎更需要争取时间。

他的确在争取时间,只不过这时间为的是他的心而不是他的伤。太宰治抱着轻飘飘的纸盒,在那上面闻到了比自己血液更浓郁的中原中也的味道。他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吃,走在前面的人却自顾自开了口:

“没本事就别往前冲……飞出来的血都溅到我嘴边了,谁乐意天天舔着你的血还偏要踩在刀尖上过日子……”

他的心里突然动了一下,发出种子破土而出的声音。紧接着,绚烂的烟花在漆黑一片的脑海里砰砰绽放,他从炫目的光晕里窥见了那些见不得光的欲望,尽管在两千个日夜后的某个稀松平常的午后,它们将会以奇妙的方式在太阳光下舒服地伸个懒腰。

巧克力布朗尼在舌尖打着旋融化,太宰治含糊地喊出中原中也的名字,他打了个响指,在对方回过头的那一刻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

犬齿磕破唇角,血液和甜腻腻的点心融化在一起。中原中也睁得圆圆的海蓝色眼瞳里倒映出太宰治狐狸般眯起的眸子。心脏在鼓动,牵连着伤口一起疼得钻心。对方在推开他的同时还不忘顾忌他的伤口,太宰治垂着眼睛擦了擦唇角,白色的衬衫袖口被弄得脏兮兮的。

“好了,现在我们扯平了。”

谁都不会真的爱上谁,但谁都有可能爱上那个对方。

“别误会,我是因为讨厌中也才这么做的。毕竟我绝不可能老老实实吃下你递来的东西。”

中原中也发出一声不置可否的嗤笑,那声音很轻,轻得更像是对他自己的嘲讽。前来接应的车就停在不远处,亮红色的车身像是划破黎明的第一道光。中原中也将头盔丢给太宰治,低头把玩手里的钥匙。

“不说清楚我是不会允许你上车的。”

“我什么都不知道呀。”

“哼……”中原中也发动机车,他的最后一句证词被淹没在骤起的烟尘里。

“骗子。”

-fin-

其实是给 @木对 老师的布朗尼回礼。工作关系拖延到现在。虽然短但是写的很爽(喂别给自己找理由)成天开假车的同时思考着什么时候能再开辆真车……(住口)

更新太晚,能看到的都是有缘人。我爱你们!(你们爱我吗?

小可爱们快来评论区找我聊天啊!!!(绝望呐喊)

评论 ( 23 )
热度 ( 355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