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側にいて」02

来填坑了,单亲父亲宰x班主任中也,敦芥兄弟设定但有敦芥倾向
目录:【01】
这文太慢热了这一更简直是在交代各种背景
*提到了织田作但是很重要的朋友关系
03要开始恋爱戏码了(搓搓手) 


【02】

雪后初晴,周六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天气。

午后两点的阳光带了几分暖意,顺着枫糖般的发丝倾泻而下,打湿了羽睫,溜进中原中也空荡荡的怀里。靠窗的卡座视野开阔,然而咖啡的热气模糊了玻璃,只能看出自远方靠近的颀长身影。

“久等了。”太宰治试图用笑容破开僵硬的脸颊,他脱下手套朝中原中也伸去,刺骨的寒意激得对方差点跳起来。热咖啡转了个圈被塞进他的掌心,太宰治交叠起双腿,看着小个子老师将手揣进怀里,活像只储藏萝卜的兔子。

“抱歉,我天生体温比较低。”

中原中也摆了摆手,紧接着便看见太宰治十分自然地喝了一口他剩下的半杯咖啡。刚准备好的微笑在唇边僵了几秒,他仿佛能嗅到空气中泛起的暧昧而又尴尬的味道。好在太宰治轻咳一声,总算进入了主题:

“那么,中原老师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想跟你交流一下有关敦和龙之介的问题。”中原中也定了定神,拿出准备好的一套说辞:“这次月考前,我曾向他们承诺,会联系您给予更优秀的一方一定的鼓励,然而两个孩子都很不错,考出了一模一样的好成绩。”

“哦?”太宰治眯起双眼,又露出了初见时那种仿佛可以洞察一切的锐利目光,“这么说来,中原老师是想让我帮您解决当前的窘境?”

被看穿心思的班主任下意识将眼神飘向窗外,片刻后落回眼前的咖啡杯上。他盯住徐徐上升的一缕热气,突然摊开手跌进柔软的沙发:“算是吧,但你真就乐意看着他们无休无止地争斗下去?事先声明,打架斗殴是违反校园规定的。”

“说实话,我也没有办法。”太宰治无辜地眨了眨眼,抬手将剩下的一点咖啡喝完。正是这个举动,让中原中也紧盯水蒸气的目光重新回到了太宰治的脸上。男人有着近乎完美的好皮相,精心打理的下巴看不到一点胡茬。只是眉目间总透着一股厌倦与懒散,唯有那双鸢色眼睛,不时流露一星难以捉摸的敏锐。

他就像一只泄了气的豹子,虽与世无争,可兽性未改。回想当初,自己将太宰治定义为最难对付的一类家长,尽量与他保持距离。结果事到如今,反倒自投罗网。中原中也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学生,为了这只饭碗。倘若敦和龙之介真在自己手上闹出什么大事,他的教师生涯也就宣告结束了。

“我一点都不了解他们,是的,我承认,我压根不是什么好父亲,虽然这么说非常不负责任,但是,这一切都出于无奈。”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眼里那缕光一点一点消失,他终于明白,今天的话题似乎触及到了男人心中最不愿提起的阴影。这始料未及的结果令他无措,令他惶恐。他捂着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朝太宰治抛出一个建议,总算结束了这场难以为继的失败谈话。

“既然如此,太宰先生,下周三是家长开放日,这对您来说未尝不是一个了解孩子们的好机会。”

“您的建议我会考虑,毕竟你我之间是绝对信任的,不是吗?”

中原中也回过头,整理围巾的手停在半空,他朝太宰治挤出半个微笑,拎起手提包逃离了这片令他窒息的空间。然而他并不知道,对方一直坐在原地,直到目送他仓皇的背影消失在十字路口,这才抬起手,点了今天下午的第一杯咖啡。

“和刚才那位先生一样,少加糖多放冰。是的,请给我多加些冰块。”

 

星期三的开放日如约而至,前来听课的家长像沙丁鱼一样将本就拥挤的教室变成一只水泄不通的罐头,却独独不见某条青花鱼的影子。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居然会相信那家伙的漂亮话。对方就是个只会逃避的混蛋,这令身为老师的中原中也在面对敦和龙之介时又多了几分柔软和同情。

然而一切与太宰治相关的人和事,带给中原中也的感动都不会超过三秒。年轻的班主任站在校长面前,瞪了一眼还在互相较劲的两位少年,刚泛起的同情心瞬间烟消云散。他摊着手将永远无法打通的电话展示给校长,对方什么也没说,摆了摆手叫他赶紧回去上课。中原中也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委屈,太宰治这混蛋怎么偏巧就被自己碰上了。他心力交瘁地打开办公室大门,刚刚还在念叨的影子就这么毫无防备地出现在眼前。

“哎呀,中原老师,我等了你好久,刚刚还在给你打电话。”

“他们又打了一架。”中原中也有些不耐烦,“请您配合我去一趟校长办公室,抱歉,我等会还有课,没有那么多时间陪您闲谈。”

太宰治垂眸不语,抬脚朝门外走去,中原中也在前方带路,却因为太宰治的一句话在楼梯转角停了下来。

“我倒是觉得,你的话比我的更有效。”

“他们血气方刚,凭什么听我的?再者,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是没什么关系,但你不可能不管敦和龙之介,”太宰治笑着紧了紧领带,“我知道,你做不到。”

中原中也讨厌这样的太宰治,讨厌这种被他看穿一切的感觉,更讨厌这轻而易举便被人猜透心意的自己。他从楼梯拐角探出头,看了一眼走廊尽头正在校长办公室门外罚站的两位少年,太宰治的声音便又阴魂不散地环绕在耳边:

“我说过,我压根不了解他们,但你不同,中也,你是老师……”

“那你倒是说说,我凭什么会比你更了解他们!”中原中也踮起脚攥紧太宰治的领子,刚整理好的领带顿时松得一塌糊涂,他压低了嗓子,沉着眼睛恶狠狠地说:“逃避,不负责任,你认为你这样做对得起谁!?”

话一出口,中原中也便后悔了,他缓缓松开太宰治,悬在半空的手收紧又松开,最后小声说了句抱歉。太宰治低着头,没给他看清自己表情的机会。男人重新整理好衣装,迈开步子朝校长办公室走去,片刻后,他推门而出,拍了拍两位少年的肩,又俯下身说了些什么。中原中也只看到两个孩子亮着眼睛朝他跑来,而紧随其后的太宰治依旧是那副轻浮的表情。他刚想开口,对方在唇边竖起食指,将一切掩盖在一个不明所以的微笑之中。

之后的日子出人意料的平静。两位少年各自用功读书,再没找过彼此的麻烦,而太宰治这一存在,也就自然而然地从中原中也的生活中淡去。期末将至,雪片般的文件纷至沓来,将他的生活压缩成单调的两点一线。中原中也用笔在日历上划着记号,心中盘算这个假期该去哪里旅行。时针指向十一,他活动了一下近乎僵直的脖颈,慢悠悠朝着食堂走去,却在那里偶遇了最令他头疼的两位少年。

“为什么不去上体育课?”

“芥川身体不舒服。”

“那你呢?”

白发少年低下头,耳朵尖红得像熟透了的番茄。中原中也突然意识到眼前二人的关系大概比自己想象中要好上许多。那太宰治和自己呢?他忽然想起那个人,久违的名字在嗓子眼里艰涩地打转。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对这个男人的了解近乎于零,而人类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令他愈发想要触碰这显而易见的禁忌——他想知道有关太宰治的一切,这一点就像对方仅凭目光便能看穿他的全部一样公平。

“原谅你们也不是不可以。”中原中也掏出饭卡,刷了三人份的午餐,“只要你们告诉我更多,关于你们的养父,太宰治的事情。”

 

“所以说,你们是一起被收养的?”中原中也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描淡写,余光却时刻注意着少年们的反应。“嗯,‘喜不喜欢吃咖喱’——当时的他是这样对我说的,我点了点头,他握住我的手,紧接着是龙之介……”

一旁的黑衣少年抿着嘴点了点头,中原中也吃下一口米饭,有着辛辣口感的咖喱?那不是太宰治最讨厌的玩意吗?似乎是看出了老师的疑惑,芥川接着说道:

“最初收养我们的,并非太宰先生,而是他的友人织田先生。”

“织田?”

“是的,不过现在……”芥川欲言又止,他看了一眼敦,又看了看餐盘里所剩无几的汤豆腐……

“他去世了,在我们来到这里的一个月前。”

嗓子像是被无形的手残酷地扼住,中原中也张合着唇瓣,却只能发出毫无意义的愚蠢单音。织田,他听过这个名字,但也仅是在职员大会时有过一面之缘。半年前,这位优秀的前辈为了拯救火海中的学生而去世。同事间的确提到他有一位性格古怪的朋友,但他从未考虑过太宰治这一可能。

“太宰先生从前真的很喜欢自杀,是织田先生令他有所改变。”

“但现在这个状况,说实话,连我们都有些担心。”

“其实我们并不了解太宰先生,毕竟除了织田先生,我们从未见过他允许谁稍微靠近过他的内心。”

“不过这么说其实有点不准确,”芥川将勺子丢进空荡荡的碗,抬起头注视着中原中也,“我还是第一次见太宰先生对一个人产生如此巨大的兴趣,甚至允许他走近自己的生活。说实话,中原老师,我都有些嫉妒您了。”

“开什么玩笑……那家伙怎么可能……”

“但是拜托您了,中原老师。”敦的语气十分真诚,“毕竟,太宰先生他,其实是个非常孤独的人啊。”

——tbc——

木有手感,缓慢复健

按我断断续续写的稿子这文后面应该是挺浪漫挺有意思的

相信我,熬过这段无聊的陈述orz……



评论 ( 12 )
热度 ( 167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