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側にいて」03

*单亲父亲宰x班主任中也,敦芥兄弟设定但有敦芥倾向,提到了织田作但是很重要的朋友关系

*中原中也去了太宰治家,中原中也在太宰治家过了夜,中原中也喝了太宰治做的粥,中原中也被太宰治亲亲了

【01】 【02】

【03】

承诺只是一时冲动,可履行却是漫长的麻烦。

那是今冬最寒冷的一个下午,中原中也坐在隔壁教室监考,心里想的并非一墙之隔的学生,而是不知身在何处的太宰治。郊外小河结了冰,无法入水,但或许为对方提供了新的自杀方式,毕竟那个男人的脑回路总是如此特立独行。中原中也猜不透也不想去猜,只是一想到自己的学生正在教室里为了他的一句赞扬奋笔疾书,便愈发觉得对方简直是个不可理喻的混蛋。他朝冰冷的掌心呵了口气,水汽散尽,耳畔再度响起少年恳切的话语。

“但是拜托您了,中原老师……”

“毕竟,太宰先生他,其实是个非常孤独的人啊。”

叮铃铃——

将装满试卷的文件袋扔在桌面上,中原中也摸出一根香烟,刚一点燃便又狠狠按灭在垃圾桶里。事已至此,他终于绝望地意识到,自己一切的担忧与不安都是为了太宰治,而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借口而已。

冬季的夜晚来得很早,阅完卷,天已全黑。中原中也走出校园,总算可以享受他最爱的那支香烟。便利店的啤酒和算不上昂贵的便当,不多不少正好四份。他站在破旧的公寓楼下仰起头,熟悉的窗口透着温暖的明黄色灯光,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惊扰这份安宁,可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抬脚踹上了太宰治的房门,发出的巨大声响连走廊里损坏许久的声控灯都闪烁起垂死挣扎的光芒。

“让我看看是谁来了……哇!果然是暴力小矮子!”

太宰治一头乱发,手臂上绕着半截绷带,一股浓烈的双氧水味顿时散布在空气当中。中原中也递出手提袋,站在原地皱起眉:

“你又做了什么?”

 “当然是殉情啦!”太宰治拉开袋子,从里面捞出一听啤酒,“哎呀,看来中也偶尔也会带些好东西来呢。要是有蟹肉罐头就更好了。”

“你这女性公敌又祸害了谁家姑娘?酒吧街的洋子?还是便利店的小百合?”

“我让她们回去了。”男人的声音忽然变得很轻,“因为想死所以去死,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中原中也愣了愣,他木然地踏进房门,又给自己开了听啤酒。那些习以为常的液体突然沸腾般滚过咽喉和胸腔。他咳了几声,冻得发白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

“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俩的感受?”

“你是老师,不该喝太多酒。”

“太宰治!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混蛋!”

易拉罐尖叫着在脏兮兮的地板上翻滚,淡黄色酒液顺着木质纹理肆意流淌。在这样一个深冬的夜里,空气因为突如其来的一切而被迫冻结,唯有窗外那扑簌簌的雪声,羽毛般骚动着在座每个人那颗不安定的心。

 “我去热便当。”

他站起身,看到了枯树枝头唯一的叶子,仿佛此时的自己,正因落雪的积压而被迫屈服于大地。

 

鼻腔里还是那股难闻的双氧水味。中原中也把脑袋缩进棉被,呼吸间全是太宰治身上的味道。他悄悄直起身子,隔着灯光看到了流理台前忙碌的身影。有什么东西烧开了,食物的香味让他酸痛紧缩的胃变得更加饥饿。他只好将自己更深地蜷缩在被窝里,封锁一切狼狈,并打从心底担忧和惧怕太宰治突如其来的温柔。

“果然是只蠢蛞蝓,连空腹不能饮酒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

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最后隔着被子萦绕在耳边。他在狭小的空间里失了氧,思维像浸在水里的杂草,又沉又乱,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微凉的手指挑开被缘,搅动一团灼热的二氧化碳,顺着缝隙涌动的新鲜空气成了中原中也唯一的救赎,他几乎是下意识拉住太宰治的手,借着力道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呼……”

一个热乎乎的东西贴上他憋得通红的脸颊。粥的香气比七月的风暴更加热烈地摧毁了他心底最后的防线。

“刚煮好的蟹肉粥。”

“谁敢吃你做的东西。”

“芥川,要尝尝我做的粥吗?”

中原中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到少年的回应,因为他已经慌乱地掀开眼皮,却恰好落入男人早就为他设置好的小小圈套。太宰治微笑着将粥递到他的唇边,中原中也抿着嘴,透过影子看见了自己乱七八糟的发顶。在和太宰治的对决中,他总是如此兵荒马乱,当他自以为窥见对方的弱点并发起进攻时,男人早已布下新的陷阱,只为向他证明,自己早已掌握了一切。

“勉强能吃……”

“所以说,中原老师是真的一无所知,还是另有所图?”

男人的目光突然恢复了初遇时的锐利。中原中也被他盯得浑身不舒服,索性皱起鼻子低头吃粥。太宰治也不逼他回答,等粥吃完,便扶他在被子里重新躺好。房间内传出少年轻微的梦呓。中原中也抬手攥住太宰治的衣摆,刚想开口,胃部袭来一阵刺痛,他咬着牙侧过身,手上的力道却丝毫没有放松。

“喂……你家有胃药吗?”

“只有安眠药。”

“去死,你这绷带自杀狂!”

窗外积雪渐深,隔着玻璃透出幽幽的白光。他心想自己今晚大概是要死在太宰治家了,而这种无依无靠的感觉更像是一种孤独。他抬起头观察男人的眼睛,鸢色深潭中看不到一丝星光。那一刻,他似乎终于明白少年们的担忧究竟出自何处——

这个人的疼痛与孤独,全部无法献给任何一个人,即便曾有过一瞬间的小小可能,但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虽然生病的中也很有趣,但我还没残忍到放任不管的地步。”太宰治弯下腰,用缠满绷带的手掌覆盖中原中也美丽的蓝眼睛,“我的确没有胃药,但临时止疼片的话……”

唇上传来微凉柔软的触感,太宰治能感受到对方那不安分的眼睛在他的掌心中奋力睁大,那一刻谁都忘记了呼吸,但糟糕的是接踵而至的热气几乎要将二人的面庞灼烧融化到腻在一起。太宰治没有继续深入,毕竟此举的确掺杂了捉弄人的私心,只是他没有想到中原中也的唇是只毒浆果,用致命的暧昧使他慌了阵脚,只能扯出一个尴尬的微笑去应对小个子男人错愕到极致的可爱脸庞。

“你疯了!”

中原中也狠狠擦拭着唇瓣,一脚把太宰治踹到墙边。盛着水的玻璃花瓶咕噜噜滚进男人怀里,把他从头到脚浇了个透。淡黄色花瓣粘在脸上,样子有些可笑,可中原中也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他盯着太宰治头顶那张黑白照片,脆弱的胃被复杂情感攥紧,疼得窒息。

“真想让你那些学生看看,他们敬爱的中原老师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个子暴力狂。”太宰治扶正花瓶,顺手脱掉湿漉漉的外套。他掀开被子蹭到小个子男人身边,不一会便找到了最舒适的位置。他甚至用手肘坏心眼地抵着对方脆弱的胃,好使中原中也不敢轻举妄动,两人维持着别扭的姿势僵持不下,反倒是太宰治叹着气抱怨起来:

“简直是最糟的情况,都怪中也霸占了我家仅剩的一张床。”

“那你就滚出去。”

“这里是我家。”

“好,我走。”中原中也探出被窝,“我现在就回家。”

“我可不想给自己增加新的麻烦。”太宰治搂着腰把人重新带回被子里,“明早雪就停了。”

“你也相信天气预报?”

“我的预测从不会出错。”

太宰治用脚尖勾灭电灯,雪光照亮狭小的公寓,而今夜是中原中也头一次与人分享自己的体温,准确来说,是与自己最讨厌的人。这个夜晚注定会变得很长,但再长也长不过一场雪的厚度。

“如果真难受,倒不如发泄出来。”

没有回应。但中原中也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在那一刻变得轻松起来。

 

翩然而至的春天使人暂时忘却了冬季里发生的一切,包括那个混乱的夜和随之诞生的一切情愫。樱花洒满街道,毕业是当下永恒的命题。中原中也写着一本本留言册,中途接班总让他觉得这一切不太真实。敦和芥川同时考取了理想的学校,他们还会在新的校园里继续争吵、打斗,只为某人不经意间的一句赞扬吗?未来不可期,他和太宰治的关系也将会到此为止,可他却一点也不轻松,就像是看电影没能等来最后的结局,没人会容忍悬而未决的事情。

而这件事,究竟是什么呢?

“中原老师,敦和龙之介同学又吵起来啦!”

他在操场一角找到了对峙的二人。这场面有些熟悉,但也许是最后一次了。于是他再度露出比不良少年还要飞扬跋扈的微笑,抱起双臂打算搬出那套惯常的说辞。

然而这一切率先被两位少年打断了。

“中原老师,我们不为别的,只是在赌您今天晚上会不会去太宰先生家。”

“怎么个赌法?”

“谁输了,就得劝您上我们家吃晚饭。”

这两个小子别的没学会,倒是明白怎么给人下套了。逃不过的终究逃不过,倒不如主动快进,一睹故事的结局究竟蕴含怎样的秘密。

 “我去,我当然要去。反正从头到尾,我就不存在第二种选择。”

——tbc——

没想到这篇还有人在看。不过事到如今又一次偏离了最初的预想,中也的教师人设已空有外壳,重头戏全在太中互动上了orz

果然不会写社会系班主任(x那种虽然社会但是很会教书的老师到底该怎么写啦orz

这里的太宰可能比其他篇目里的略显弱气,因为想写的是因为织田作的离去而变得愈发消沉的宰,在遇到中也后逐渐发生改变的故事。

前文做了一定的修正。依旧写不出很长的东西,大概还有两三次就结束啦~

喜迎文野第三季!有个一发完结的正在写,会尽快放上来的!

评论 ( 9 )
热度 ( 164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