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独角戏

*8k+一发完结,有车注意

*夏天到了,来一场孤岛冒险吧!


独角戏

文:水母汐

“按照地图的指示,应该就是这里了。”

“想不到夏目先生竟有如此庞大的私人财产,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这里是距横滨港约20海里的一处小岛。沿着铺满细沙的礁石一路向上,便是栖息着诸多水鸟的茂密森林。透过苍郁的树冠,隐约可见深红屋顶的一角,青苔掩盖了曾经鲜艳的色彩,即便相距甚远,依然可以嗅到腐朽的味道。

“没有人迎接,看来是座孤岛啊。福泽先生,作为武装侦探社的社长,遇到这种情况,您会怎么办呢?”

将话题继续下去的男人名叫森鸥外,是身处港口黑手党塔尖上的人物。而被挑衅的对象福泽谕吉,则是他如今的敌人,昔日的搭档与暂时的合作伙伴。三花猫叼来的小鱼干里隐藏着一张地图,这本不是什么稀罕事,可那被钢笔圈划出的小岛着实令人在意。“相同人数,相同时间,相同地点。”暂时结盟的两大异能组织,乘坐快艇来到此处,无一不摩拳擦掌,企图率先找出夏目先生隐藏在岛上的秘密。

“解谜就交给你们好了,毕竟乱步君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更何况太宰君如今也在你们那边。爱丽丝无法容忍没有甜点的生活,之前那起贩卖毒蛇的案子也还没水落石出,请恕我先走一步。”

港口黑手党一方个头最小的成员,显然对自家首领的话格外不满,但服从意识迫使他选择忍耐,只能用眼神向死对头传递心中百分之百的嘲笑与否定。接收到讯号的男人朝他比出一根小指,若不是福泽先生及时开口,这场幼稚的较量非但不会停止,还有可能化作大家登岛后面临的第一场灾难。

“森先生过誉了。不过我突然想起还有猫需要照顾,谜题的答案,只能靠后辈们一一破解了。”

快艇载着两大组织的领袖乘风远去。12位年轻人在破碎的泡沫中看到了他们同样破碎的希望,然而总有人能从绝境中发掘出新的人生目标,比如——

“人虎,这简直是除掉你们侦探社的绝好时机。”

“但我对谜题更感兴趣,乱步先生。您怎么看?”

“孤岛,绝境,废弃的豪宅。虽然尽是些用烂了的素材,但好在编写剧本的人没让我失望。”

“是吗?这下连我也久违地干劲十足呢……”

“人虎!来决斗吧!看谁可以最先找出这孤岛的答案!”

被连续点名两次的白发少年十分苦恼地叹了口气。突然发觉他和芥川间的口头战书可能比绕岛一圈还要长。中岛敦显然没有胜利的自信,却拥有应战的决心。年龄最小的后辈很快将气氛炒得火热,太宰治趁机从沙滩上抓起一只螃蟹,砸中了中原中也的帽子,他抱着手臂在一旁笑弯了腰,却依旧不忘闪身躲过对方的重力攻击。

“想打架吗?”

“小矮子的大脑里果然只有暴力这一个词汇。”太宰治刚刚逃过一劫,却没有逃得更远,反而来到中原中也身边,“我的意思是,我们合作,把这个谜题解出来。”

“你这家伙别的不好使,脑子绝对不会出问题。你想知道的事,还需要跟我合作?”

“难道中也打算一直留在这里,与你酒柜里的红酒,衣柜中的帽子永远说再见?”太宰治攀着中原中也的肩,轻轻贴近他的耳畔,甚至暧昧地用唇去摩擦小矮子的耳垂,“现在拒绝我没关系,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你可别高兴得太早!”

“放心。”太宰治松开中原中也。他的确没打算和港口黑手党一起行动,但也不会按侦探社的安排办事。“我说过,我的预测从来不会出错!”

他想要的,只有中原中也。

 

无论是岛的面积,还是别墅的距离,都远远超过大家的预期。天色已晚,就地露营似乎成了最好的选择。当午夜的最后一声虫鸣隐没在黑暗中时,太宰治的帐篷被掀开,他撑起半个身子,隔着月光打量入侵者因愤怒和惊讶而变得生动可爱的脸。他当然知道对方是为什么而来,甚至从小矮子抖动的唇角猜出他八成是犯了烟瘾和酒瘾。于是太宰治朝他不请自来的猎物勾了勾指尖,拉着中原中也的领带,用亲吻和撕咬平息了那不安分的柔嫩唇瓣。

“你早就知道我会来……”

中原中也别过脸去,不愿让太宰治察觉他诚实的瞳孔,却将绯红的耳朵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太宰治笑着将不坦诚的小矮子揽进自己的睡袋,一面压制对方的挣扎,一面低声警告:

“嘘,小声点,难道你想让大家发现我们之间的秘密吗?”

其实他俩的关系早就算不上什么秘密,但这种程度的警告对中原中也来说十分奏效。他立刻停止了一切动作,乖巧地缩在太宰治怀里,像只被狼捉住却又不甘心的兔子。

“中也居然会夜袭我,这可真是少见。”

“你就不怕我是来杀你的?”

“杀我?用你的嘴?手?还是说……”

眼见太宰治的举动愈发出格,中原中也总算意识到今夜的自己简直是自投罗网。他急忙扣住那不安分的手腕,压低声音说自己是来合作的。话音刚落,便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太宰治抬起头,竟在月光下看到了蛇的花纹。他苦笑着朝后缩了缩,心想近战这种事自己可不擅长。俗话说打草惊蛇,无论是眼前这条还是隔壁那些,惊动了哪一方,他和中原中也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喂……中也,难道说,你真的是来杀我的?”

“少废话,你这混蛋只能死在我的手上!”

上一秒还乖巧安静的小兔子此刻已干脆利落地将匕首插入蛇的七寸,一股血腥味顿时在狭小的空间里弥漫开来。不过这种程度的意外显然在太宰治的预料范围内,于是他十分自然地跟着中原中也钻进了港口黑手党的帐篷,搂着小矮子度过了孤岛上的第一个夜晚。

 

中原中也醒得很早,但身边已不见太宰治的踪影。黑手党告诫他即便是睡觉也要留下半分清醒,但太宰治是他的例外。那家伙的怀抱似乎有安眠作用,而此时人去床空的画面不禁令他扶着腰骂了句脏话。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毫无顾忌地照射进来,中原中也才发现,自己的意识还停留在梦里——十六岁一夜荒唐后的那个早上,双人床的冰冷与刺眼的阳光,一切都是那么相像。

混蛋终究是混蛋!

太宰治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继续在侦探社的队伍里浑水摸鱼。黑手党能管事的只剩中原中也,他不仅要负责制定路线和计划,更得时时留心,以免芥川这家伙努力过头,惹下不必要的麻烦。老师和徒弟都一样令人操心。仿佛为了证明这句话,太宰治总会带领侦探社,与港口黑手党上演“不期而遇”,并在抛下他最擅长的讥讽台词后扬长而去。

“混蛋青鲭!有本事你别跑!老子今天非让你尝尝污浊的滋味!”

“别白费心思了,中也的全、部早就被我看得一清二楚,真要决斗,不如等晚上再说?”

“……这该死的绷带浪费装置!”

“中也先生冷静!太宰先生已经走远了!”

傍晚时分,冤家路窄的两大组织又开始为晚餐用地争执不休,中原中也一把攥住太宰治的衣领,仰起头恶狠狠地说道:

“你这家伙!分明是故意的!”

太宰治把头偏向一边,对国木田做出一个无奈的手势。见对方没有回应,气急败坏的小矮子索性抽出匕首抵在男人喉间:

“岛这么大!你们为什么非要和我们抢地盘!”

“这话该由我说才对,”太宰治一脸无辜,“我还以为是中也想我,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最后还是决定一起吃饭。太宰治肿着半边脸吃蟹肉罐头,大家假装没看见,但谁都知道这罐头是中原中也帮他开的。众人又摸黑赶了几脚路,当孤岛完全沉浸在夜色中时,他们终于抵达了那处荒废的别墅。乌鸦在头顶盘旋,海浪声由远及近,从四面八方模模糊糊地包围过来。中原中也点燃打火机,就着火光看了眼生锈的门牌。

“嗬!完全腐蚀了,什么都看不清。”

耳边忽然传来利刃割裂空气的声音,黑暗中,银淡淡地开口:

“抱歉,应该是蛇。”

“怎么一到晚上连这里都有蛇?”

中原中也自觉失言,只好轻咳一声,抬脚朝门踹去。沉重的铁门在重力作用下变得轻如鸿毛,从四周向中间弯折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随即轰然倒塌。骤起的烟尘短暂性夺取了众人的视线,乱步摸出眼镜戴好,略微放松的神经再度紧张起来。

“没什么问题,都进来吧。先找电闸”

月光透过脏兮兮的玻璃窗,勉强照亮了一方大厅。十二双脚步突兀而又凌乱,惊扰了屋角的一群蝙蝠,扑棱棱沿着天窗朝屋外飞去。太宰治靠近中原中也,指着广津的背影说道:

“你刚刚怎么不让老爷子开门?”

中原中也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电闸很快被找到,古旧的枝形吊灯摇曳着发出微光,闪动数下忽然变得格外明亮,短暂性失明后,大家总算得以看清别墅内的全貌。

“多么气派的大厅,多么美丽的房梁,敦,我的绳索在哪个包里?”

“想自杀就去外面,被蛇咬死也好,投海淹死也罢,随你喜欢,没人拦你。”

中原中也拔出匕首,带领黑手党绕过侦探社朝楼上进发。太宰治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直到黑手党们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尽头,才转身对同伴们说道:

“敦和芥川,不见了。”

 

“你这家伙肯定又在偷懒!”

“国木田君,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是不信任我。”

“那你为什么现在才说!”走在前方的男人推了推眼镜,神情变得愈发焦虑,“刚刚从楼上传来的脚步声格外混乱,想必黑手党也发现了芥川消失的事实。现如今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完成一楼的探索!”

“着急也没有用,乱步先生,此事您怎么看?”

“是异能,但种类尚且不明。”名侦探打着呵欠,懒洋洋地靠在墙边,“但我可以肯定,他们俩没有生命危险。”

“你们有没有觉得,到这里之后,人变得格外疲惫?”镜花紧握着手机,可眼皮早已不由自主打起了架,“好困……好想睡……”

“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间!太宰!这到底是什么异能,你有没有……”

电灯闪了闪,忽然熄灭了。

“国木田先生?国木田先生!太宰先生!国木田先生不见了!”

开口的是贤治,黑暗中,剩余几人默契地手牵手站在一起,从乱步开始报数,不多不少正好五人。

“谁回来了?”

“是我,太宰先生。”黑暗中传来敦的声音,“芥川在楼上,他刚刚用罗生门把我卷走,现在才放我回来。”

面对疑点重重的答复,太宰治只是“嗯”了一声,转而去问身旁的镜花:“这里是厨房,刚刚进来时你有没有检查电路?”

“检查过了,没有问题。”

“乱步先生,您来说吧。”

“那么——”名侦探松开手,在半空中打了个响指,“请大家像我这样,按照之前的记忆走回大厅,谜题或许会在那时揭晓。”

原本灯火通明的大厅此时同样漆黑一片,伴着咔哒一声脆响,微弱的火光照亮了另外一群人。为首的矮个子青年走近太宰治,伸手狠狠扯了扯对方脸颊,在听到男人吃痛的惊呼后轻轻松了口气。

“还好,是自杀混蛋没错……”

“中原先生,电闸已经修好了,要现在打开吗?”

楼梯上方传来立原的声音。紧张,期待,不安,没有人可以确定开灯后自己将会面对怎样的画面,但每个人都期待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实。空气瞬间变得凝重,粗重的呼吸回响在空荡荡的大厅当中。太宰治按住中原中也的手,眯起眼朝黑暗深处打量:

“芥川回来了?”

“我们在二楼的电闸旁找到了他,说是和人虎战斗时不慎损坏了保险丝。”

“那我没问题了,开灯吧。”

视野重回明亮,每个人都做好了十足的战斗准备,除了太宰治。他漫不经心地靠在立柱旁,抬眼打量断裂成两半的石膏雕像。人群先是一阵沉默,随后便是充满戒备的相互质疑:

“敦!你刚刚去了哪里?还有,国木田先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贤治君!连你不相信我吗?”

“不仅是你们侦探社,我也不相信芥川那小子。”中原中也抬手搭上太宰治的肩,“但搭档这么多年,你这家伙的表情我也能看清一二,说吧,你又知道了些什么?”

“正如乱步先生所言,这的确是异能在捣鬼。敦和芥川都是本人,只不过……”

“只不过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乱步取下眼镜收进口袋,抬脚朝二楼走去,“黑手党的,二楼你们已经查看过了,有可以休息的地方吗?”

“二楼一共六个房间,一间主卧,五间客房。”

“那么,全部女性住一间,贤治负责照顾我,敦和芥川的嫌疑无法排除,必须住同一间,其他人自行安排吧!”名侦探挥挥手,拉着贤治朝楼上走去,大家的确已经疲惫至极,便默认了乱步的分配。立原和广津选择了同一间,樋口虽然担心芥川,但还是被银拉进了房里,最后只剩太宰治和中原中也,面对仅剩的一间客房和一间主卧,二人沉默片刻,直到太宰治先开了口:

“中也个子那么小,主卧对你来说未免太大了,我就不客气啦。”

说罢,未等中原中也反应,便一溜烟钻进房里,顺手反锁了门。

 

凌晨两点。

空荡荡的走廊内响起突兀的敲门声,中原中也撑起半个身子,伸手握紧枕头下的匕首。

“谁?”

“房间有蛇。”是银的声音,“不过已经打死扔出去了,樋口叫我出来提醒大家小心。”

中原中也点点头,又意识到门外的银压根看不到,便开口让对方先回去。一番折腾下来他也睡不着了,脑子里全是头天晚上在太宰治帐篷里发生的事情。这岛上蛇可真多。他絮絮叨叨地把自己裹进睡袋,一抬眼,却发觉窗外的月亮似乎比进门时更圆。睡意袭来,任凭中原中也黑手党经验如何丰富,终究没能敌过,不久便失去意识,昏昏而眠。

 

太宰治转过身,来不及开口,便被突袭者扼住了咽喉。他压根就没睡,又或者他本来就在等待中原中也的到来。凌晨两点半,时间刚刚好,冰冻的空气远比前夜更加宁静。鸢色眼眸波澜不惊,直直注视着中原中也失了焦的海蓝色双瞳,太宰治努力从愈发狭窄的喉咙里挤出破碎的台词,尽管身体上方的小矮子只要稍加用力便会让他一直以来的理想变为现实:

“夜袭我的帐篷,这是中也犯下的第一个错误。”

“孤身一人探索别墅,这是中也犯下的第二个错误。”

“面对敌人毫无防备,这是中也犯下的——”

“最后一个错误。”

太宰治掏出手枪抵上中原中也的太阳穴,老式左轮枪共有6个弹巢,内里事先填充好三发子弹。太宰治拨动转轮,咔哒咔哒的声响宛如死亡的跫音。

脖颈上的力度松了一半,中原中也歪着头,仿佛对面前的一切表示不解。

“那么,生还是死全凭中也自己的运气,但是——”

咔哒,是空弹。

“倘若中也这么轻易便死在我前面,未免也太无趣了些。”

太宰治伸手将失去意识的中原中也揽进怀里,当他触碰到对方掌心的那一刻,窗外的月光顿时变得暗淡下来。海蓝色眼睛有了焦点,它们缓缓睁开,最后锁定在太宰治挂着笑的脸上。

“你这……混蛋……是不是……早就算到了……该死,头好疼……”

“居然会被幻觉操纵,看来中也的能力也不过如此。”太宰治手一松,中原中也扶着额踉踉跄跄朝房门走去,他转了转把手,然而门被反锁,打不开。

“别看我,既然是敌人放你进来的,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让你出去。”

“我进来时门是开的?”

“不,我反锁了。”

【点我观看密室剧情】


雨后初晴。

消失的国木田先生在一楼的佣人房间被找到。他和敦,芥川,以及最后出现的中原中也一同坐在餐桌前,由乱步先生主持提问,思考异变前究竟遇到了什么。

“蛇,”中岛敦突然开口,“我和芥川看到了突然出现在大厅的花蛇。”

“我也是,当时正惊讶厨房里怎么会有蛇,却发现意识不受控制,醒来时已经躺在你们发现我的地方了。”

“那为什么连续两次发现蛇的银没事呢?”樋口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那是因为银在第一时间把蛇杀死了。”太宰治不知何时出现在众人身后,“这座别墅的原主人大概拥有操控他人意识的异能,而出人意料的是,在他死后,残存的异能竟转移到了他所饲养的蛇身上。”

“蛇下意识想要守护这座别墅,甚至这座岛屿,但无奈它们所拥有的异能实在太轻,无法对我们造成致命伤害。”

“尽管如此,这种蛇流到黑市已经给我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中原中也皱起眉,“现在当务之急是彻底解决这些东西,顺便找到回去的办法。太宰,别告诉我你一点思路都没有。”

“这个问题其实很好解决,乱步先生,您说呢?”

总算获得出场机会的名侦探戴上眼镜,打开后门,指了指花园温室内保存良好的一艘快艇:

“这种小事完全可以同时解决。”

“干掉那条蛇,得到那艘快艇。”

“小心点,这家伙可是最厉害的,甚至会自行开门上锁。”

看准时机,敦和龙之介同时出手,不一会便将异能来源捉到太宰治跟前,人间失格发动,异能解除,重回普通的蛇立刻游动着身子消失在茂密的丛林之中。这地方大家是一刻也不想多呆,便以最快的速度踏上了归程。

 

“有人想吃小鱼干吗?”

上岸前,太宰治掏出一只木盒,里面盛放的小鱼干和三花猫最爱吃的一模一样。

“你这家伙……难不成……”

“哎呀,国木田君,我偶尔也会帮社长喂喂猫嘛。”

“什么?难道这别墅并不是夏目先生的?”

“人虎,你什么时候听说过夏目先生的异能是操控他人意识?实在是愚蠢至极。”

太宰治笑着将盒子塞进中原中也怀里,小个子黑手党干部扶着腰,忽然想起今天早上自己见到的第一个人的确是太宰治,比起当年,混蛋倒也有了些许改变。于是他咬着牙说道:

“早知道是你这混蛋青鲭的把戏,就该把你扔在孤岛喂蛇!”

“难不成中也真的想告别烟酒,告别帽子,告别黑手党,告别横滨,与我——也就是你口中的混蛋,在那里永远生活下去?”

“倘若真有这个机会,我倒愿意如此,省得你又去祸害别家姑娘。”

中原中也将盒子扔还给太宰治,大步朝前走去。海风鼓起他们的衣襟,吹散一袭梦境,连荒岛上曾经上演的那出独角戏都仿佛变得模糊不清,徒留些许温度,些许暧昧,些许印记,泡沫般堆积在脑海里,在每一个午夜梦回脸红心跳,让每一次邂逅的心都变得沸腾不已。

可这一切终将成为二人心底的秘密。他们就是这样不坦诚的一对搭档,即便每个夏季都会留下些许酸甜迷醉的回忆。这一点在中原中也身上得到了十足的印证,毕竟,在他回应太宰治的那一刻,心底想的却是——

我当然愿意如此,倘若末日来临,我便拖着你跳海殉情。我们谁都不会比谁先死,而你,绝不可能死在除我之外的第三人手里。

——fin——

侦探社:太宰治 国木田 贤治 镜花 乱步 敦(哥哥值班)

港黑:中也   广津   银   樋口 立原 芥川

当晚的房间:

客1:镜花 银 樋口

客2:广津 立原

客3:贤治 乱步

客4:芥川 敦

客5:中也

主卧:太宰

我脑子其实没那么灵,头脑发热爽了一篇,具体我也不敢仔细推敲,如果大家看得看心就太好啦~

晚安~爱你们哦~❤


评论 ( 10 )
热度 ( 418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