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秘密(13)

*我流年下,17岁高中生太宰x21岁理事长中也

*迟来的更新,还有两章完结~

《秘密》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4kOW8x&id=547212418997&qq-pf-to=pcqq.c2c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

【13】计划

这座城市的冬天总是那么漫长,漫长到让人倦怠。在太宰治的提议下,中原中也抛掉了自己手里的一部分股票,用这笔钱投资了几个规模很小的短期项目。半个月后,他获得了一笔不算太少的盈利,但仅靠这些资金,想要扳倒那些作祟的敌对势力尚且有些吃力,正当中原中也犹豫不决的时候,太宰治将一张银行卡交到了他的手上。

“这是近三个月来我投资股票所获得的利润,当然都是以中也的名义运作的,包括这张银行卡。”

中原中也有些发愣。从老宅回来以后,太宰治软磨硬泡地要去了他的驾驶证。以他对太宰治的了解,这家伙拿去买酒买烟甚至出入夜店的可能性很大,然而对方却否认了中原中也的猜想——尽管少年对自己的真实意图缄口不谈。为此,中原中也还跟他生了好几天的闷气,直到太宰治老老实实将那本驾驶证交还到他的手里才算罢休。

银行卡里的钱算不上太多,但和中原中也手中的流动资金加在一起,朝敌对势力展开反击已然是绰绰有余。年轻的企业家看准时机,从抢占市场入手,一举兼并了那家公司。签下合同的那天晚上,太宰治坐在客厅等候中原中也回家。房门开启的那一刻,少年的声音自黑暗里传出,让人怀疑他是否早已编织好了某个温柔的陷阱:

“真不愧是我的中也,这样一来,跳蚤们的骚扰就此结束,公司也走出了破产的困境。真是可喜可贺!”

清脆的掌声回荡在空旷的客厅里,中原中也将提包放在玄关处,他没有开灯,屋内暖气开得正好,他赤着脚踩上了微微发寒的实木地板。窗外正在下雪,白色的光照了进来,太宰治眨了眨眼,他看见自己的爱人正一步步向他走近,手套、大衣、西服外套、领带……那些繁琐的衣料窸窸窣窣地落在地上,一路蜿蜒至他的脚边。少年努力稳住自己的呼吸,当小个子男人来到自己面前时,他抬起头,鸢色的眼中闪烁着愉悦的光彩。

“你看上去比我还要兴奋啊,太宰。”

嗯?原来是喝酒了吗?太宰治在心底轻笑一声,抬手搭上中原中也的领口,年轻的监护人浑身散发出一阵淡淡的酒气,湛蓝的眼瞳水光盈盈,绯色的唇在夜色中浅浅勾起。少年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手指微微用力便将中原中也带入怀中,另一只手扣紧他的后脑勺便吻了下去。在中原中也忙于工作的这几个月里,他们除了例行公事般的早安吻和晚安吻,几乎没有任何更加亲密的肢体接触。如今,危机得到了暂时的解除,而这漫长到令人倦怠的冬季更是使人完全放松下来。被冷落的欲望再度燃起,两具年轻而又急迫的躯体,在试探性的接触后迅速交缠。窗外的雪依旧下个不停,可房间内的温度却不断升高。他们在喘息中吐露出对彼此的爱意,拥抱着彼此,迎来了雪后初霁的黎明。

 

摆脱了困境的中原中也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而实际上,在太宰治的眼里,他的监护人在从老宅回来以后便柔软了许多。并不是说中原中也褪去了他身上原有的那一分傲然与利落,只是那注视着他的眼神,不经意间吐露出的话语……总而言之,这一切都表明,小个子男人开始下意识地朝太宰治展现某种仅有的温柔,当事人并不自知,太宰治也并没有提醒对方的意思,他欣然接受着这一切,不知不觉便迎来了他们重逢后的第二个春天。

尽管当下的他们看上去幸福而又安定,但太宰治心里明白,来自森鸥外的危机并没有完全解除。那只该死的老狐狸——他有些愤愤地想着,手指在键盘上来回敲击。虽然他早就提出了“收购后者百分之二十股份”的方案,但实践起来远比他想象中困难得多。那些所谓的财务漏洞分明是森鸥外故意透露给他的陷阱。明白了这一切的太宰治显然意识到自己与后者之间的差距。被愚弄的屈辱感使得他咬紧了牙关,敲击键盘的力度不由得又大了几分。

“太宰,你已经在房间里工作很久了,差不多出来休息一下吧。”中原中也斜倚在房门边,他的指间夹着一根golden bat,并没有点燃,仿佛一个可有可无的装饰品。

太宰治双脚轻轻点地,办公椅朝后退去,他抬起头,看到了自家恋人有些担忧的眼神。这种被对方在意着的感觉令太宰治十分受用,他单手撑起脸颊,鸢色的眼眸眯起,唇边流露出浅淡的笑意。中也,他缓慢地念出对方的名字,每一个音节都透着显而易见的愉悦。

“你什么时候这么会关心人了?”

“我只是不想让你这条青花鱼猝死在我的家里罢了。那样作为监护人的我会非常麻烦。”中原中也扭过头去,发丝拂过微微发红的耳畔,被窗外照射进来的暖阳镀上一层金边。

太宰治很想告诉中原中也,不要紧,一切都会过去。如今的他们不再是原来那两个悲哀而又无力的少年,早已拥有了可以为自己争取未来的实力。然而天生的,对象仅限于中原中也的那丝恶劣心态使得太宰治放弃了这个想法。他突然有些怀念中原中也因为他而暴躁的模样——过度的温柔固然令人沉醉,但适当的暴力反而能为生活增添一抹亮色。当然,以上这些仅限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这对特殊的情侣之间,放在他人身上,早已成了千百次分手的理由。

“如果青花鱼死了,蛞蝓会怎么样?”

“啊?”这问题有些没头没脑,中原中也一时有些愣神,片刻后才意识到所谓的蛞蝓是在说他自己。小个子男人手指猛地收紧,那截尚未点燃的香烟就这么生生截断在了掌心。

“想知道吗?不如现在就死在我手里试一试如何?”

透着寒意的话语令少年缩了缩脖颈,他讪笑着握住中原中也的手,将那截烟头扔进了垃圾桶里。窗外阳光明媚,三月的樱花开得灿烂动人。太宰治弯着腰,撒娇般地把下巴放在中原中也的肩头,鸢色的眸子光影散乱,他就这样突然笑了起来。

“中也,”他蹭着对方的鬓发,“想当年,我们初遇,也是在这样一个晴朗的春日。”

原来他还记得!中原中也的心底悄然泛起一阵小小的涟漪,这涟漪带着细细密密的甜意,丝丝缕缕地渗透进他的心里。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在下一刻马上意识到这样的桥段实在是太过于少女。于是他干脆缄口不言,转身走进厨房为太宰治准备午餐。

拥有一处属于自己的容身之所,不用依靠他人的眼色过活。这是曾经的二人梦寐以求的生活。望着中原中也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太宰治由衷地感谢自己当初所做的每一个选择。

正因为如此,他没有理由在幸福的门口收回脚步。尽管他骨子里时常对触手可及的幸福充满了恐惧,甚至会像胆小鬼一般畏缩不前,祈求着可以靠自杀逃避一切。但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他和他那年轻的监护人,两个人的命运被捆绑在了一起。

“中也,午餐吃什么?”

“蟹。”

简短的回答便足以令少年高兴到手舞足蹈。他冲出自己的房间,轻车熟路地打开了中原中也的酒柜。

“哇!中也,我实在是太高兴了,高兴到现在就能去死的地步哦。”

“那就干净利落地去死好了。”

“不是‘干净利落’,是‘清爽而富有朝气’。”

“闭嘴!无论哪一个都有问题吧!混蛋快把我的酒放下!”

尽管他们在嘴上从来不愿给对方留下一丝一毫温柔的痕迹,但在骨子里,他们为对方带来的感动早已超过了三秒。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默契,只是他们从未真正意义上地察觉,而是将这种相处模式当成了彻头彻尾的理所当然。

 

该来的总是会来。

站在校长办公室的门口,太宰治垂了垂眼,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后叩响了房门。

“请进。”

太宰治在心底暗骂森鸥外的虚伪。男人的眼中依旧闪烁着狐狸一般狡猾的光芒。他双手交叠支撑着自己的下巴,眯起眼注视着眼前的少年,却丝毫没有让他坐下的意思。

“太宰,我交代给你的事情,你未免考虑的有些太久了吧?”

太宰治当然明白森鸥外说的是什么事情。百分之十的股份。的确,距离这一要求被提出已经过去了近一年的时间,他思索着究竟能否在今日让双方的僵持画上一个句号。

“抱歉,森先生,但您应该明白,我并没有资格替我的监护人做主。”

“那还真是遗憾,”森鸥外摇了摇头,“如果说太宰君是想反过来收购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的话,我只能很抱歉地告诉你,那些所谓的财务漏洞全都是假的。”

“这一点是我疏忽了,但我想我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当然相信太宰君的实力,不过我最多只能再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过去以后,我将会采用一些非常的手段来获得这百分之十的股份。”

少年沉默着点了点头,在他离开办公室前,森鸥外叫住了他:

“要学会把戾气隐藏在血液里,而不是仅仅埋藏在表情之下。”

 

周末,街角新开的甜品店。

中原中也坐在不远处的吧台边,面前的巴菲已经快要融化殆尽,可他却连触碰的心情都没有,他的目光始终追随着不远处一张白色的小桌——准确来说是小桌旁的三个人。被女孩子包围着的少年正牵着其中一人的手,含情脉脉地说着什么,少女红着脸低下头微微地笑了起来,而另一位少女则用叉子叉起一只鲜红的草莓,笑意盈盈地送到少年唇边,少年也不拒绝,张嘴接下,还不忘微笑着褒扬几句,这下,整张桌子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充满了粉红色的气泡。目睹了这一切的中原中也收紧了掌心,暗自发誓等太宰治回家一定要把他揍到彻底忘记这两位女孩子的身影。

尽管如此,年轻的理事长并不能当场发作,他只能摆出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倚靠在桌旁等候着自家孩子结束这番明显有些太久的谈话。该死,要不是为了那个计划……中原中也愤愤地想着。果然,当初把套取情报的任务交给太宰治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三天的时限并不算长,尽管太宰治努力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中原中也心里明白,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事已至此,只能用那一招了吗?”太宰治摇了摇头,“学校里和小爱丽丝关系很好的女性并不算少,如果能从她们口里打听到什么的话,情况大概会好转许多。”

“真的能做到吗?”中原中也皱起了眉,“我倒不觉得那只老狐狸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小爱丽丝这个未成年人。”

“这可不一定。有时候,越是不可思议的人越是会知道一些关键的事情。正因为小爱丽丝什么都不懂,森鸥外对她才会毫无保留。”

中原中也觉得太宰治说的有道理,他点了点头,顺便点燃了指间的香烟: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要我以理事长的身份找那几位小姑娘谈话?”

“不不不,怎么能用这种小事耽误中原理事长的时间,”太宰治笑嘻嘻地摆了摆手,“当然是交给我来做啦。”

现在的中原中也无比后悔自己当初就这样听信了太宰治的建议,尽管他确实不认为在这种事情上自己能比太宰治做得更好,但至少他并不愿意看到现在这种局面。这般微妙的占有欲是他自己都未曾发现的事实。好在当事人的怒气已经顺利传达到了太宰治那里,但很显然,少年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他甚至故意拉长了谈话的时间,和少女们的互动也愈发亲密起来。

中原中也猛吸一口香烟,尼古丁的气味使得他逐渐冷静下来。他的唇畔似乎还留有太宰治微凉的体温——少年在说出那个提议后便凑到他的面前,握紧他的手腕就着这个姿势含上了那有些湿润的香烟。紧接着,便是一个混合着香烟气息的亲吻。突如其来的回忆使得他有些失神。而就在这时,太宰治终于结束了他那过分冗长的谈话,将女孩子们一一送走后回到了自家监护人的身边。

“的确是一场愉快的谈话,”太宰治斜倚在吧台上,喝了一口中原中也那已经完全融化的巴菲,“抱歉,因为中也吃醋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你要是说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小心我就地打断你的腿。”

“哎呀,别这么冲动啊中也。” 太宰治从口袋里抽出一支录音笔,“毕竟,你比那些小姑娘,要可爱得多啊……”

——tbc——

首先很抱歉,因为《Aspirin》的需求量不大,所以开通贩比较困难,大概cp会带30册过去寄售,如果我有时间重排封面和内页的话_(:з」∠)_

年下本的通贩开到4.20,正文部分完整版会在lofter和微博更新完毕,追加的番外不会公开,仅收录在本子当中。

本子里的正文会做一定的修改,不仅仅是语言表述,可能还会调整部分情节上的不足和硬伤。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真的很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受大家照顾了!(鞠躬)

评论 ( 2 )
热度 ( 141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