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秘密(14-15)完

*我流年下,17岁高中生太宰x21岁理事长中也

*完结~

《秘密》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4kOW8x&id=547212418997&qq-pf-to=pcqq.c2c

20日通贩结束,正在玩命排版中_(:з」∠)_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


【14】冲突

这天的天气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就像太宰治曾经无数次地在作文里描述的那样,没有风,没有雨,万里无云,只是一个普通的晴天罢了。在这样的日子里,怀抱着殉情的心态投水自尽才是太宰治的人生美学,尽管如此,这样的行为自他和中原中也正式确立关系起便鲜有发生,正如同今天,当他站在河边思索着什么的时候,身旁的男人猛然拧起他的后颈,不顾他的呼痛,一把将他拽向了相反的方向。

“如果你想在这种时候临阵退缩的话,我可不会放过你!”

“哎呀……痛痛痛……要我说,想要临阵退缩的反而是中也吧,从刚才起你的帽子就一直捏在手上,完全没有戴上过哦。”

“少……少废话!”中原中也有些烦躁地将帽子扣上自己的头顶,那绚烂而又夺目的橙红色发丝顿时隐没在黑色的帽檐之下。少年一面整理着衣领,一面斜眼偷瞄自家恋人那被阳光镀上一层浅金的脸庞。从挺括的鼻梁一直到泛着水光 的樱色薄唇。他突然很想吻他,现在,此刻,就在这里。于是太宰治这么做了,他拽住中原中也的袖口,巧妙而又自然地将人带入怀中——这样的行为他早已实践过了无数次,如今做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鼻尖相抵,唇瓣相接,柔软的舌叶自觉地交缠在一起。太宰治睁大了眼睛凝视着眼前那轻轻闭拢的纤长睫毛,从耳际滑落而出的一缕发丝磨蹭着中原中也的脸颊。真耀眼啊,少年心想。想要将这份耀眼私藏,想要将这份耀眼守护,想要……

“中也,”单方面结束了这暧昧的空气,缱绻的银丝滑落唇畔,太宰治抬手替对方擦去,“如果失败了,就陪我殉情吧。”

小个子男人愣了愣,他有些错愕地看着太宰治鸢色的眼睛,随后又把目光投向了泛着金光的水面。“我不知道,”他摇了摇头,“你这混蛋,我的字典里可没有‘失败’这个词!”

“我明白了。”少年打了个响指,背起书包继续朝学校走去,“我们会胜利的。”

如果是我们的话。

 

因为理事长突如其来的巡视,全校的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唯独太宰治依旧不紧不慢地坐在座位上,时不时冲路过窗边的女学生投去一个桃花泛滥的微笑,惹得对方红云乱飞小鹿乱撞,一不留神便将手中抱着的一大摞作业尽数洒落在地上,在原本就很繁忙的课间引起一阵小小的骚乱。

中原中也路过一间又一间教室,一面微笑着冲各位老师和同学打着招呼,一面留心观察教室里的每一个细节。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认真地观察这所属于自己的学校。当年的他事业刚刚起步,完全没考虑过涉足教育行业。若不是森鸥外亲自前来拜访,恐怕他这辈子都不会成为一所学校的理事长。现在想来,森鸥外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多半也是太宰治那家伙出的主意。一想到这,中原中也的内心便没来由地升起一丝悸动。对方如此费尽心思,只是为了与现在的自己重逢。讨厌的青花鱼竟也有这般执着专一的地方,而这份执着仅限于他中原中也,这个事实就足以令他莫名地骄傲起来。

果然如太宰那家伙所言……

恰在此时,中原中也的手机响了起来。

“中也君,你已经到学校了吗?有空的话来我办公室喝杯茶如何?”

 

于是,一切变得和一年前的那个夏日类似。中原中也走过长长的走廊,尽头的那间教室大门紧闭,国木田老师正在讲台上分析上次的试卷。身穿黑色诘襟的少年单手托腮,看似正襟危坐实则漫不经心浮想联翩。一切都是如此的安静,仿佛那天的喧嚣只是一个梦境。

“这位优雅的先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同我一起去殉情吗?”

那带着笑意的目光穿过教室穿过人群透过玻璃窗投了过来,少年弯起颜色浅淡的薄唇,微微张合间吐露出熟悉的话语。接收到这一切的中原中也睁大了眼睛,片刻后,他低下头,笑了起来。

殉情吗?

倘若四下无人,中原中也必定会以桀骜不驯的表情放声大笑。他们经历过太多的生离死别,以至于对“死亡”这个命题熟悉到忽视的地步。本以为早已习惯了独自一人的生活,可当那深埋在心底的存在突然间再度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准确来说,太宰治从未离开过他,只不过现在换了一种更为直接的方式和他生活在一起。这种方式对外宣称是“领养”,实际上却是“情侣”,听上去荒唐而又不可思议,但却也是他们在当下所能做出的最好选择。

未成年人和成年人的爱情究竟能持续多久?又会遇到多少阻力?

中原中也收紧了拳。

无论怎么看,输的一方似乎都是他。

然而现状并不允许他思考这么多,年轻的理事长压低了帽檐,穿过楼梯拐角的侧门,径直推开了校长办公室的大门。

“好久不见,中也君。”森鸥外的笑容在中原中也眼中充满了伪善,于是他也毫不客气地扯出一个充满挑衅意味的笑容作为回礼。室内的空气瞬间充满了火药味。身材娇小的金发幼女从宽大的办公椅背后探出头,只不过这一次,森鸥外并没有叫她回避。

“想必森先生此次叫我来的目的是为了我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吧?”中原中也倚靠在沙发背上,斜着眼瞥过桌上那瓶开了一半的红酒。“89年的柏图斯,是为了庆功而准备的好东西吗?”

森鸥外摊了摊手,并不否认对方的诘问。他从办公桌上的笔筒里抽出一柄小巧的手术刀来回把玩,银白的刀刃反射出透着寒意的微光。这是他做医生时留下的习惯——锋利的刀刃会带来适度的危险感,这能使人保持清醒的头脑,从而在谈判中占取先机。这件事是太宰治告诉中原中也的,因此后者曾一度怀疑前者对自杀的热爱是否来源于这种问题教育。当然,就现在而言,这一切都并不重要。他悄悄打量着森鸥外的表情,盘算着究竟什么时候朝对方摊牌的胜率比较高。

“那么,先来谈谈你和太宰君吧。”森鸥外将手术刀扔在桌面上,清脆的敲击声令人心头发颤,“亲情还是爱情?这件事,你们想清楚了吗?”

这种问题还用思考清楚?中原中也在心底发出一声冷笑。“这个问题,森校长不是应该比其他人更清楚吗?”

“当然是爱情,”

“而且,是死对头之间的爱情。”

“哈哈哈哈哈……这还真是有趣的论述。我该说,不愧是中也君和太宰君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顾左右而言他并不是您的风格。”

“唉,中也君还真是无趣呢,”森鸥外交叠起双手,露出了一个有些遗憾的表情,“原本想让最后的时刻来得更晚一些,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就从现在开始吧。”

“想必你经知道了,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包括你和太宰君能够走到如今这一步,都是依靠我的帮助才得以实现。而实现这一切的代价,我在最开始便和太宰君约定好,他必须满足我的一个要求。”

“而那个该死的要求便是我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真不愧是森校长,的确是您才会有的行事作风。”

“中也君过奖了,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把股份转让给我?”

“森先生先别这么着急。在谈这件事之前,我有些问题想要向您请教。”

“哦?”森鸥外露出了一个有些意外的表情,他交叠起双腿,而中原中也知道,这只老狐狸开始不安了。

“据我所知,这所学校的所有硬件设施,包括校舍建筑、教学器材、电子设备等,均出自您所控股的企业,”

“这不是很正常吗?毕竟这是我的学校。”

“是的,这样做当然无可厚非,只是,你手下这些公司的财务,似乎有些问题。”

森鸥外的笑容凝固了。

“活跃于这座城市阴暗之处的黑手党,是以森先生为首领而存在并展开行动的吧。”

“……”

“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将通过黑手党的经营所获得的钱财投入到公司内部,并用于学校建设,这可真是绝妙的洗钱手段。”中原中也自顾自地端起酒杯,红色的酒液缓缓倾入杯中。森鸥外一言未发,他的头低垂在双臂之间,这样的姿态更加令中原中也抱定了必胜的心态。

“怎么样?不过森校长放心,我是不会把这件事告诉警察的,毕竟于你于我都没有任何好处。我所要的结果无非是求得公司的安宁,以及——”

他顿了顿,觉得自己的喉咙干得厉害。

“放过那个小鬼。”

空气顿时陷入了凝固。森鸥外依旧保持着那样的姿态,既不动作也未曾发过一言。小爱丽丝好奇地从椅子背后探出头,来回打量着两个人的表情,突然伸出手,一把攥紧了森鸥外的领带:

“林太郎可真是的!装模作样也要有个限度!”

事已至此,再也伪装不下去的男人耸动着肩膀吃吃笑了起来。他缓缓抬起头,脸上是满足后的愉悦。中原中也的笑顿时僵在脸上,他握着细细的酒杯,目光凝固宛如一尊石像,直到森鸥外打了个响指。背后的大门被人推开,有什么人走了进来,他回过头,在看到来人后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太宰……你……”

“事先声明一点,我和中也一样,在此之前对状况一无所知,”他用眼神安抚着中原中也,同时朝自己的前任监护人摊了摊手,“所以,森先生,您如此苦心设计,只是为了欣赏我们此时此刻的窘态吗?”

“你是个聪明人,太宰君,”森鸥外起身,将中原中也倒满的酒塞进他们手里,“事先声明一点,学校规定,学生不可以与学校的工作人员谈恋爱,”

“但是——”

“我没有规定毕业以后不可以这么做。更没有规定这两种人不可以住在一起。”

【15】成人礼

中原中也恶狠狠地替对方打好领带,随后踮着脚一口气将结推到最高,连脖颈处的绷带都被迫扭曲变形。太宰治皱着眉直喘气,握着中原中也的手腕示意对方动作温柔一点。

“啊!小矮子可真是的,无论做什么都这么暴力。”

“那都是因为谁啊!”中原中也松开手,“要不是你这该死的家伙去实践你那见鬼的自杀,我们也不会变得如此紧张。”

“可是中也,这是我的成人礼,为什么你看上去比我还要认真?”

“那是你太随意了混蛋青花鱼!”小个子的监护人终于爆发,他抬起手里的帽子。狠狠甩向太宰治那张好看得有些过分的脸,后者却连躲也没躲,径直扣上对方的手腕,把人带入怀里的同时用帽子挡在脸侧,一个湿漉漉的吻就这样不期然地发生。

“混蛋……每次都用这种狡猾的手段!”

“可是中也看上去十分受用呢?还是说?刚刚的吻并不尽兴,想让我对你做些更加过分的事情?”

年轻的监护人吓得向后倒退一步,因为他看见太宰治那只缠满绷带的手已经朝不安分地他伸了过来。“再不走就要迟到了!”他有些狼狈地催促着,忍不住抱怨这过分燥热的天气。

太宰治坐在副驾驶席上,正透过面前的小镜子整理自己那有些过于拘谨的着装。而他身边的男人正专注于眼前的道路,仿佛忘记了他的存在。直到路过一个有些拥堵的十字路口,中原中也停了车,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唇边,刚想点燃,却偏过头朝太宰治抛出了一个问题:

“两年前你高中毕业的时候,诘襟上的第二枚纽扣,究竟去了哪里?”

这问题着实令中原中也纠结了整整两年,太宰治满脸疑惑。中原中也也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刨根问底,刚想说些什么缓解一下气氛,太宰治却开口了:

“我不是说了吗,不知道被哪个女孩子给……”

又是这个回答!中原中也一脚油门把车启动,他开了一点窗,丝丝凉风吹动鬓角一缕橙红,“我只是担心你会不会背着我在外头欠了桃花债。已经是成年人了,要学会负起责任。”

“中也是在暗示我要对你负责吗?”太宰治凑上前去,唇瓣轻轻擦过中原中也的耳畔,“那是当然的,毕竟中也是我唯一的也是最后的殉情对象。”

一丝绯红漫上耳际,中原中也下意识猛打方向盘,这才避免了一场车祸的发生。

“该死!离我远点!”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喧哗着来到了目的地。太宰治跳下车,绕到对面敲了敲驾驶席的窗玻璃,中原中也摇下车窗,叼着烟的脸上写满了不耐:

“你只有十分钟了。”

“中也,我很期待今晚的你。”

太宰治撒腿就跑,留下中原中也独自在车里愣了很久,直到整整一根golden bat燃尽,这才愤怒地抬起拳头砸上了方向盘:

“那个混蛋!”

 

成人礼的流程枯燥而又无聊,尽管如此,每个年轻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兴奋。而对于太宰治而言,今天不仅仅是他成年的日子,也是他正式以恋人身份与中原中也在一起的日子。前者是理所当然,而后者,才是他真正的理想与期盼。

十二年前许下的承诺,自那时起便深深播种在心底。不会忘却,更不会折断,只会在隐秘的角落里疯狂生长,直到它们穿破心的屏障,绚烂而又无可奈何地绽放在二人眼前。

他在会场的角落找到了那个娇小的身影。对方显然不知道自己早已被人发现,还在用手机进行着并不高明的偷拍。太宰治心思一动,故意朝着中原中也的方向露出一个过分灿烂的笑容。后者顿时有些惊慌失措,不一会,一根毫不客气的中指便朝着他砸了过来。

看来今天晚上不会太好过呢。太宰治揉了揉鼻子,心里却开始盘算起别的事情。

冗长的仪式终于结束,太宰治跳上中原中也的车,几下扯开原本工整的领口。从现在开始,他和他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大概是觉得自己该在这种时候说些什么,中原中也清了清嗓子:

“首先,恭喜你终于成为了大人,这二十年来……”

“噗……”

“混蛋!再笑就打爆你的头!”

“抱歉,中也。”太宰治试图稳定自己的情绪,可刚一抬头与对方眼神相接,便再次弯下腰笑了起来,“因为……这样严肃认真的中也……真的……很有趣……哈哈哈哈哈……”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他知道,事情一定会变成这样。太宰治这家伙总会把他的善意看作是玩笑,而带给他的感动也往往不会超过三秒。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恶劣的家伙?他不懂,就算懂,一切也都太迟了。

于是他索性闭上嘴一言不发地开车。一回家,太宰治便嚷嚷着要开中原中也的酒,小个子男人自知管不了他,也就由他去了。可是当他看到对方手里的酒瓶时,那股情绪还是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你就不能换一瓶年头近一些的?”

“今天对我来说是如此重要的日子,中也就不能宽容一点吗?”

他的声音凄凄惨惨,仿佛遭人遗弃的大型犬一般。然而习惯了这一伎俩的中原中也丝毫不为所动。“混蛋,这可是82年的拉菲!”“那又怎样,反正前几天我已经喝过一次了,再……哎中也你别动手啊!”

一番争斗过后,中原中也疲惫地坐在沙发上,面前是太宰治给他倒满的,他所珍爱的红酒。三年前,森鸥外将这瓶酒送给了他,随之而来的还有太宰治这个麻烦。成年的青花鱼恶劣不减分毫,实际上却变得更像一个合格的恋人。中原中也端起酒杯。金属撞击玻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起初他并没有在意,直到舌尖触上某个圆润而又冰冷的物体。

那是一枚金色的纽扣。

属于十七岁少年太宰治的,诘襟制服上的第二颗纽扣。

“它是属于你的,中也。”太宰治微笑着用手帕包起那枚纽扣,将其拭净后放入中原中也的掌心,“只不过当时的我尚不具备将其送给你的资格,但现在,我想我应该有了。”

“中也……”

“该死……”

他愤愤地站起身,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协议。

“要解除领养关系吗?”小个子监护人弯起唇角,脸上露出一个挑衅的微笑,“没有了这层关系,你我之间将什么都不是。”

手起笔落。

“谁说什么都不是?”

太宰治猛然靠近中原中也,危险的距离使后者下意识想要逃离,却被那刚刚成年的男子用手臂禁锢在了沙发和他的臂弯里。

“中也,你想不想来听一听,我的秘密?”

 

“我终于把你救出来了……”

“在我自杀之前。”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里是水母~很高兴能以这样的形式与大家见面。

我没有什么毅力,也不擅长写中长篇。最开始构思这篇年下的时候,仅仅是想满足自己的私心,能够越写越长并坚持到现在,甚至以这样的形式完结,这一切都仰仗大家的支持和鼓励。真的是非常感谢!

我一直在努力以自己的方式描写太宰和中也之间的故事,我不敢保证自己的每一分理解都和大家完全一致,甚至时常怀疑自己是否已经ooc了,但大部分时候还是“想看他们做这样的事情啊”,年下也是如此,四岁的年龄差,我特意选择17vs21这个正好是一方成年一方未成年的微妙年龄段来写。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可靠大人的中也,和总是以小孩子的身份撒娇耍赖的太宰,这样的相处模式真的让人觉得谜之可爱~

特别喜欢纸飞机和家长会!

另外,森鸥外当然是助攻更多啦!其实意外地是个好人呢w

无论我写或不写,太宰和中也的故事必然会一直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不断发生,那么,如果有缘分的话,让我们在下一篇文章里见吧~

我爱你们❤

                                                                                                水母汐

                                                                                                2017.4.18

评论 ( 25 )
热度 ( 317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