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Gravity(01-02)

*人生的第一篇ABO,老掉牙的AxO。分手又复合的烂俗戏码。想写带球但不知道后续会如何发展。不会太长,辣鸡文手的自我满足。 

*中间超长一段敏感词太多直接外链


Gravity

【01】

他醒了,房间里拉着窗帘,乳白色的光线吃力地穿过布料的缝隙投射在实木地板上。地板刚打过蜡,在一片昏暗里反射出微弱的光。那片光很快便被一双赤裸的脚所踩碎。他下了床,没有穿鞋,不知从何而起的寒意顺着脚底流遍全身,穿透血液,冷彻心扉。

他低下头,嗅了嗅肩上那件白色衬衣。该死的清酒味!他嫌恶地将其一把扯下,毫不犹豫地扔进了房间的角落。

“混蛋……”

他低低地咒骂着。身体轻微颤抖——这下他彻底什么都没穿了。但这并不是现在的他所在意的问题。他抱着肩走进盥洗室,看着镜子里那张苍白的面孔,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努力使它看上去有些血色。水龙头被拧开,透明的水流顺着指节滑了下来。明明已经是初春了,可水依旧冷得刺骨。他狠狠地擦着自己的皮肤,最后无力地垂下手,倚靠着洗面台,任凭自来水哗哗流淌。

“洗不掉……”

【外链】

中原中也没料到太宰治会承认得如此干脆,甚至主动向他道歉。不,别傻了。他摇了摇头。天知道那个男人究竟对多少Omega说过这种话,这个问题的答案简直和他的自杀次数一样是个永远的谜。

不对,不是这样的。中原中也的内心腾起一缕火焰,他咬着牙继续前进,冷不防迎上了敌人的射击。

“太宰!”他娴熟地操纵着重力,金属弹头逐一镶嵌进石壁里。而他的搭档早已在身后连开三枪,三个狙击手应声而倒。

“今天倒还挺有干劲。”

“彼此彼此。”

前方的墙壁上安置着一台红外线报警器。中原中也皱了皱眉,速战速决,他如此这般地告诉自己,同时按着帽子悬空身体,以倒立的姿态一脚踢碎了这台麻烦的机器。

他从高空坠落,而太宰治一如既往地伸出手迎他入怀。

人间失格。

失重的感觉令中原中也睁大了双眼,他有些无措地张开双臂,下一秒便跌入了自家搭档的怀里。

又是那该死的清酒味。

他反复告诉自己心跳过速只是因为失重这一单纯的理由,但这个理由愚蠢得甚至无法说服他自己。和那天晚上一模一样。尽管当时的中原中也被酒精麻痹了大脑,可精神上的震颤却切实地烙印在了他的脑海里。绝望和悲哀充满了他的内心,他知道自己输了,在这段名为搭档的关系里,自己,彻头彻尾地输了。

那一刻,他感受到了自己和太宰治在精神上的微妙联接。

 

单方面地感知到精神联接并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对于Omega而言。众所周知,一位Alpha可以拥有多位Omega,而Omega的Alpha却是唯一。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命法则,虽然残酷,却也无可奈何。意识到这一点的中原中也开始下意识地远离太宰治,将二人之间的交往保持在最基本的任务状态。聪明如太宰治怎么可能看不出自己的搭档正在躲他。于是某一天,在那个乌云密布的午后,年轻的黑手党干部潜伏在自家搭档的公寓门口,毫不客气地截住了对方的去路。

“中也这是怎么了?还在因为那件事而生我的气?”

“太宰。”中原中也叹了口气,他靠在门板上,从口袋里掏出烟点燃,猛地吸了一口,在苍白的空气里吐出一口烟圈。

“我们结束吧。”

【02】

做出那般宣言后的中原中也,逃也似地去往了欧洲。

他并不知道太宰治的回答,在对方因为一时的错愕而来不及回应的瞬间,小个子黑手党已经飞快地拧开大门把自己关进了家中。好在太宰治没有敲门让他把话说清楚,更没有上演他那百玩不厌的细铁丝把戏。空气静得可怕,屋内的光线越来越暗,直到一声惊雷响起,中原中也机械地移动到窗边,他看到太宰治就站在不远处的雨中,雨水打湿了他指间的香烟,徒留一缕青烟在空中缓缓飘散。

结束了。

他拉上了窗帘。

刚下飞机,中原中也便感觉一阵头痛。走的时候太过于匆忙,只想着要尽快远离太宰治,甚至连出差的地点都未曾认真确认。如今,望着眼前这方熟悉的土地,他的内心五味杂陈,只觉得太宰治这家伙的身影简直无处不在。

这是他和太宰治第一次出差解决任务的地方。

负责接待的依旧是那位热情好客的庄园主。法国的红酒品质优良,当年他们解决的那个组织拥有整整一片上好的葡萄酒庄。任务结束后,中原中也分毫未取,唯独要了酒庄里一瓶昂贵的红酒。他还记得那时候的太宰治坐在沙发扶手上数钱,抬眼便看到他正一脸享受地品味着高脚杯里的红色液体。

真不明白那种东西有什么好的

男人把钱随意地放进口袋里,他摇了摇头,夸张地耸着肩膀。中原中也鄙夷地望了一眼太宰治,甚至懒得跟自己的搭档辩解。那是他第一次品尝如此名贵的红酒——虽然这对现在的他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甜腻的酒香在房间内弥散开去,太宰治吸了吸鼻子,突然把手揣进口袋,带着若有所思的目光凑近了中原中也。

“中也……你,发情期到了?”

“啊?”中原中也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他刚分化不久,发情期尚不稳定,酒品本就不好的他更是因为这上好的佳酿而微醺。如今体内的信息素没了理性的阻碍,正争先恐后地从体内流泻出来。

“真是狼狈啊,中也。”

太宰治伸出手,扣住中原中也的下巴,和他交换了一个混合着酒香的亲吻。

清酒的气息中和了红酒的甜度,中原中也大口喘着气,仿佛一条缺水的鱼。体内的躁动似乎稍稍平稳了些,但下一秒,随着空气中骤然变浓的Alpha信息素气味,突然升腾而起的欲望顿时支配了这位年轻的Omega。

“唔嗯……”中原中也痛苦地弯下腰,他挥了挥手想把那移动的祸源赶开,同时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抑制剂,是的,他需要抑制剂。可抑制剂在哪里?上周还是上上周?对,是上个月,就是那一天,他把家里的抑制剂用完了。

残酷的现实使他惊慌失措起来,中原中也睁大眼睛回过头,却发现太宰治越走越近,直到他们的肌肤紧紧相贴。在理智被彻底燃烧殆尽之前,中原中也只听到了一句话:

“中也,我就是你的抑制剂啊……”

 

那是太宰治第一次帮中原中也解决发情期问题。这种关系保持了许多年,直到前几天,随着中原中也的一句话而迎来了终结。太宰治不可能听不懂他话里的含义,但他绝对不能知道他说出这番话的原因。这么想着,中原中也喝了一口红酒,首领的文件就在眼前,事不宜迟,他必须赶快进入工作状态,不能再为太宰治的事情而心神不宁。

敌方头目是个体格强壮的Beta,具体异能尚不明确。正因为如此,让战斗系的中原中也来处理此次任务实在是再合适不过——尽管森鸥外的计划书中写明了让太宰治一同出动,但在中原中也的一再坚持下,他也只好作罢。现在,那个该死的Alpha正在哪间酒吧和什么样的Omega调情呢?不行,不能再想他了,中原中也将杯中的酒液一口饮尽,摸上怀里的短刀便走进了苍茫的夜色里。

凭借着重力操纵,他很快便解决掉了门口的守卫。突入工作是如此的轻松,轻松到令人可疑。倘若太宰治在场,大概会一眼看穿敌人的诡计,从而制定出更加合理的作战方案吧。但此时的情况容不得中原中也想太多,他拔出短刀,单脚轻点墙壁,一脚踹开了顶层办公室的大门。

空无一人。

多年黑手党生活所培养的敏感和警觉使得中原中也顿时意识到自己中计了。他迅速展开重力,将四周骤然密布的枪林弹雨打进墙里。待到凌乱而又激烈的扫射结束,中原中也调整了一下呼吸,机关开启,他的行动目标从书柜后的暗门里走了出来。

“很厉害嘛,横滨的港口黑手党阁下。”男人在宽大的办公桌前坐下,有些夸张地翕动鼻翼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哎呀,真是可惜了,居然是位Omega。”

中原中也下意识地攥紧了手心。临走前的抑制剂用量很足,按道理并不会被人发现才是。可眼前的这个男人……难道说……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呢。我的异能力是判断对方的真实性别。真是相当没用的异能啊。我甚至觉得我应该去红灯区供职,而不是在这里和你这位漂亮的美人儿持枪对峙。”

“但很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中原中也冷冷地开口,“我的任务是在这里解决掉你,并且我的字典里没有失败。”

他张开手掌,黑色的气体在掌心汇聚成可怖的一团,蔚蓝的眼中涌动着狂气,中原中也的唇角扯开一个不羁的笑,右脚向后一蹬便冲了上去。

等等……怎么会……

身体……好奇怪……

燥热……不……不可能……

重力操作戛然而止,中原中也狠狠地侧摔在地上,手里的短刀跌落在一旁。他握紧了自己胸口的布料,身体痛苦地蜷缩,干渴的双唇大张着拼命喘气,从肺部挤出的空气带着灼人的热度。

是发情期。

中原中也咬紧了下唇,他恨恨地抬起眼望着距离自己仅一步之遥的男人,那该死的Alpha信息素就是从他身上不断散发出来的。廉价的烟草味。中原中也在心底暗骂一句,却因为愈发强烈的情欲而逐渐变得无法思考。

“我真实的异能,其实是改变自己的性别。”男人得意地笑了,他站起身,来到中原中也身边,用皮鞋抬起对方的下巴。“别再挣扎了,虽然输的一方是你,但我不得不说,身为Omega却能做到这种地步,实在是令人惊讶。”

“滚……”中原中也咬紧牙关,有气无力地吐出一个微弱的字眼。

“怎么办,你好像很对我的胃口呢?要不要和这种性别下的我试一次呢?”

不……

鼻尖仿佛萦绕着清酒的味道。中原中也闭紧了双眼,缓缓褪下了手套。

“汝,允许吾阴郁之污浊,勿复吾之觉醒……”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中原中也费力地睁开双眼,他试着活动了一下疲惫的四肢,眯起眼打量着已然成为废墟的敌对组织大楼。

他在水泥石块间找到了那个男人的尸体。任务顺利完成,尽管如此,他依旧感受到一丝违和。他缓缓向前走出几步,这才意识到,有人在他暴走的时候帮他停下了污浊。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从废墟一角传来的熟悉的轻笑。

中原中也看都没看那里一眼,可太宰治却叫住了他:

“中也,不感谢一下我吗?”

“……”

“中也,你那天是在开玩笑,对吧。”

“并没有。”

他回过头,蔚蓝的眼中看不出一丝波澜。

“我们的那层关系已经结束了,但作为搭档是首领的命令,我会好好执行下去。”

“这次的任务谢谢你了,晚餐我请客。”

过度的疏离使得太宰治变得愈发不悦起来。鸢色的眼眸里暗流涌动,他走上前去捉住中原中也的手臂,凑到唇边想要吻他,却被后者一脸厌恶地推开。

“收起你那令人讨厌的信息素味!”

太宰治摊了摊手,他朝后退了一步,老老实实跟在中原中也身后。面前的小个子搭档摇摇欲坠,但始终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这就是中也啊……他忍不住在心底感叹。但此时还不能出手,倘若……

“是首领派你来的?”

“不,是我自己。毕竟没有我的判断,蛞蝓只是有勇无谋的鼻涕虫罢了。”

“缩在角落看戏的青花鱼没资格说这种话。”中原中也愤愤地转身,在对上太宰治的笑脸后立刻明白自己又被对方耍了。“抑制剂,你有的吧。”

太宰治叹了口气,伸出手在大衣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一只注满药水的针管。中原中也熟练而又平静地将药水推入静脉,空掉的针管被随意丢弃在地上。

“你看上去似乎有些生气。”

“中也难道忘记了吗?我们两人的薪资是关联在一起的。”

“反正就算你有了钱也不会还清那些赊账,我说的没错吧。”

他们就这样,一边进行着毫无意义的争吵,一面回到了庄园。路上,太宰治看到有一对情侣正在街道的角落里接吻。那位Alpha深情地注视着自己的Omega,手指轻抚对方的颈后。

于是那双鸢色的眸子自然而然落在了前方小个子黑色的颈圈上。灼热的眼神似乎要在上面烧出一个洞来。

——tbc——


《秘密》的通贩今天下架了。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大家的评论我都有仔细阅读,真的非常感动,稍后会一一回复。

能在这里遇到各位是我的幸运,我会珍惜这份幸运,并以此为动力,努力让自己走得更长更远一些。

评论 ( 26 )
热度 ( 574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