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Gravity(04-05)

*人生的第一篇ABO,老掉牙的AxO。分手又复合的烂俗戏码。

*突然路人,突然吃醋,突然开车。

*对!有车!请谨慎食用!

*马上就要出现球了你们期待吗?(不)

【01-02】【03】


【04】

中原中也依旧在兵荒马乱中迎来新的一天,尽管如此,如今的他已经对眼前的一切习以为常,甚至可以做到视而不见。太宰治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型麻烦制造机,这是他早已用亲身经历确认过的事实。好在这个男人并不会因他那难缠的恶习影响工作,否则中原中也一定会将这个一无是处的家伙无情地丢弃在地中海里。

不过,用一无是处来形容似乎有些过分,毕竟对中原中也而言,自己的搭档在发情期的时候倒是意外的好用——没有哪个Omega会喜欢抑制剂那刺鼻的味道,你情我愿的互相解决在黑手党的道德观范围内实在是再平常不过。当然,中原中也自己也非常明白,他与太宰治之间的某种平衡已经被打破了,从他感知到那该死的精神联结时开始,命运便判定他是这场所谓的爱情中唯一的输家。

“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了。”

“这可不行,难道中也忘记昨晚发生的事情了吗?”

哦,昨晚。那该死的昨晚。中原中也悔不当初,却又对此无可奈何。昨天傍晚,初到意大利的他为了逃避太宰治,一个人坐在别墅附近的沙滩上喝酒。遥远的海平面宛如烈焰在燃烧,不久便被浓重的墨色所吞噬。被月光点亮的海面闪烁着些微银白的光芒,海浪温柔地拥抱着脚下的细沙,仿佛白天里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喧嚣的梦境。五罐啤酒见底,中原中也很快便被醉意所侵袭,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跌跌撞撞间踢翻了几只空荡荡的易拉罐。他转向来时的道路,乳白色的别墅在夜色里散发着温和的暖光,他知道,太宰治就在那里,而这正是他不愿回去的理由。

然而,大概是醉意使然,当时钟即将指向12点时,中原中也推开了别墅的后门。如他所料,太宰治正斜坐在沙发上读着今晚的文件,这般努力工作的样子还真是少见。他忍不住在心底讽刺了一番对方的虚伪,打算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径直回自己的房间。太宰治挑了挑眉,却也没有多言,直到那小小的身影消失在厚重的木门背后,这才放下手中早已审阅过的文件,悠悠地点燃了一支香烟。

太宰治的等待并非没有道理,很快,他便听到了房间内传来的凌乱的撞击声。“中也?”他装模作样地敲了敲房间的门,当然,并不会有人回应他,于是太宰治理所当然地掏出铁丝撬开了房门,堂而皇之地违反中原中也的命令登堂入室,很快便在房间的地板上看到了因为醉酒而失去意识的小矮子。

Omega的香气在不经意间飘逸出来,太宰治吸了吸鼻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诱人啊,倘若这般姿态被其他Alpha看到,自己大概会嫉妒愤怒到发狂吧。

到底是从何时开始,想将眼前的人,从肉体到心灵都据为己有呢?

太宰治俯下身,轻轻挑起中原中也橙色的软发,又进而触碰着对方泛着潮红的柔软脸颊。沉睡的中原中也异常乖顺,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显露出一位Omega应有的柔软。黑色的项圈散落在一旁,露出毫无防备的后颈,而那块诱人的腺体正散发出引人犯罪的危险香气。太宰治感觉自己的喉咙愈发干涩起来。不行。他告诉自己。倘若自己对现在的中原中也出手,他将永远失去得到其心的机会。这么想着,他伸手将中原中也从地上打横抱起,轻轻安置在柔软的大床上。

真想看看第二天清醒后的小矮子的表情啊。

怀着这种恶劣的想法,太宰治迅速脱去了自己身上的衣物,侧卧在中原中也身旁。天生少眠的他几乎花费了半个晚上的时间来观察对方可爱的小动作。直到第二天清晨,尚处于浅眠状态的他在中原中也的惊叫声中苏醒过来,小矮子惊恐而又愤怒的表情使他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就算被对方用枕头一直砸出房间,唇角的笑意也没有减弱半分。

 

对中原中也和太宰治而言,愉悦永远属于后者,留给前者的只有无尽的麻烦。在意识到太宰治并没有对自己做什么之后,作为补偿,中原中也主动请太宰治吃了一顿算不上正点的午饭。然而正是这略带示好的举动令对方产生了极大的错觉,他开始乐此不疲地跟在中原中也身后——当然,我们不能否认,他的确帮中原中也解决了两三个企图暗杀的敌对黑手党,但当下的局面显然不是后者乐意看到的。

“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尽快解决问题吧。”

太宰治眨了眨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的邀请函。

“又是女装?”中原中也挑了挑眉,“这一招已经过时了,让我穿女装的机会只有一次,很遗憾,你已经用完了。”

“同样的方法我当然不会使用两次,正如我投水自杀也会采取不一样的入水姿势。我想说的不是这个,中也,你是Omega,而我是Alpha,这不就是最好的身份伪装吗?”

“你的意思是?让我装作你的合法伴侣出席这场宴会?”

“都做过这么多次了,难道中也还会在意这莫须有的名分吗?”

“别把我和那些肤浅的Omega混为一谈!”中原中也夺过邀请函,转身留给太宰治一个黑色的背影,“老规矩,潜入计划你来做,我只负责配合你行动。”

“遵命,我的伴侣。”

 

潜入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太宰治强硬的临时标记。现在的中原中也正在会场一角拼命灌柠檬水,想借此冲淡口腔里那股该死的清酒味。他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后颈,在那黑色的项圈底下,残留着一圈浅淡的咬痕。明明是工作需要,可自己却下意识地开始期待着什么。真愚蠢啊,他摇了摇头,顺手接下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杯白兰地。廉价的泥土味无论喷多少香水都无法完全掩盖。速战速决吧。他闭上眼,努力露出一个温和得体的微笑。

“竟然放任自己的爱人在角落独自喝着柠檬水,还真是个过分的伴侣呢。”

“既然如此,愿不愿意陪我喝上几杯呢?放心,基本的分寸我还是能掌握的。”

有主之人,屈服的那一刻必然会绽放出更加凄美的花朵啊……

中原中也不动声色地伸出了自己的手,对方的触碰令他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好在那愚蠢的Alpha只当他在害羞,两人很快便穿过人群来到了一处隐秘的房间。昏暗的光线下,一只木质圆桌若隐若现,男人揭开了上面覆盖着的红布,出现在眼前的事物令中原中也颇为惊讶地挑了挑眉。

“Chianti?”

“不错。”对方赞许地打了个响指,“真不愧是日本港口黑手党最为著名的红酒爱好者。”

宛如冷锋过境,中原中也只觉得胸口泛起了凉意,他下意识握紧了袖口里的短刀,却因为空气中骤然浓郁的Alpha信息素气息而呼吸一滞。

该死,这些精|虫|上|脑的Alpha就不能想个更加高明的办法吗?

中原中也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如此痛恨自己的Omega身份了,他握紧了拳想要发动污浊,却被对方在一瞬间扼紧了咽喉,一把按倒在木桌上。

感官因为信息素的影响而变得愈发迟钝,黑暗更是赋予了对方可乘之机,如今的自己浑身上下破绽百出,可恶,太宰治那个混蛋到哪里去了?

他的眼前浮现出那个轻浮的男人揽着美丽的Omega小姐并邀请对方一同殉情的画面。那双散落着桃花的鸢色眼眸里,并没有出现他的身影。

自己还在期待着什么呢?

自欺欺人也要有个限度。

要反抗吗?发动污浊的确能够在一瞬间解决目标,但付出的代价则是冰冷的死亡。倘若任由对方如此这般占有自己,任务失败的结局自然也是黑手党无情的制裁。

你我追求的究竟为何物?

死亡的黑袖将我挡住,我看不见。

【链接】

太宰……

要呼唤他吗?

“太宰……”

“是你在呼唤我吗?”

“太宰治!”

“忍耐力真强啊,我的中也,”紧闭的铁门被人打开,比房间内更加强势的清酒气息迅速夺取了主导权。

“我可是,没有什么余裕了呢……”

“中也?”

太宰治点亮了打火机,出现在眼前的画面使他原本平静的眼眸里燃起了愤怒的火光。

“你这该死的……!”


【05】

雨,还在下。

中原中也将自己浸泡在注满冷水的浴缸里,身后的水管还在滴水,那富有规律的滴答声宛如寸步不停的秒针时刻提醒着他时间的流逝。

五小时三十六分钟,太宰治没有对他说过一句话。造成这一切的那个Alpha早已死于自家搭档的枪下,可就在中原中也强撑着疲惫到极致的身体,反手解决完门口的警卫,并回到太宰治身边时,他那一向漫不经心的搭档竟对他露出难得一见的厌恶神情,冷冰冰地吐出伤人的话语:

“难道说比起清酒,你更喜欢这种泥土的味道?”

“混蛋……也不看看这种局面到底是谁造成的!”

“刚刚,在我进来的时候,中也正被对方侵犯着吧?”

“什……!?”

大脑仿佛生锈的机器,重要的记忆偏偏在这时发生了缺漏。当时的自己,正处于极度渴求太宰治的幻觉之中,那个男人究竟对自己做了什么,他的确是毫无头绪。

“如你所见,我并没有……”

“能对你做那种事的人只有我,中也。”太宰治平静地收起了手枪,脱下外套披在中原中也肩头,“回去吧,我想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

 

“太宰,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中原中也的头发还在滴水,宽大的白色浴袍衬托得他身形更加瘦小。太宰治的手指微微动了动,说出的话语却冰冷得不带一丝温度。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

“哼,我可不相信你这条青花鱼能有那么好的视力。”中原中也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笑,他从面前的茶几上找到了自己的打火机,goldenbat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散开去,将当下的一切模糊得更加扑朔迷离。

“我自己的情况我最清楚,不如说,你这家伙从一开始就知道——”

“那个时候,压根什么都没发生。”

太宰治抬起头,这是中原中也六个小时来第一次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睛。愤怒,惊讶,失望,妒忌……这些感情都没能在那个男人眼中出现,那一潭鸢色的深渊里,所拥有的只是无尽的虚无与黑暗,仿佛看穿了一切,又仿佛即将吞噬一切。

这样的太宰治令中原中也无端地害怕起来。他有些狼狈地将香烟按灭在茶几上,觉得自己脱力极了。失去了信任的二人连搭档都称不上,余下的任务又该如何完成?更重要的是,自己还未能完全放下眼前这该死的Alpha,那颗头一次为了他人而颤动的心,又该何去何从?

“太宰,”他的声音宛如宿醉般沙哑,“信不信由你。”

狂风裹挟着暴雨敲打在落地玻璃窗上,中原中也站起身,狠狠地拉上了天鹅绒窗帘,他赤着脚立在原地,闪电将他的身影拉得老长。那只常年被黑色覆盖的右手沿着脊柱一路向上,最后停留在纤细的后颈,在那块薄薄的皮肤下,跳动着他最为脆弱的腺体。中原中也转过身,他望着太宰治,一如对方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凝视着他:

“我们结束吧。”

这是他第二次对太宰治说出这句话,但很快中原中也便意识到他和太宰治本就没有开始,又何来结束。被黏稠的悲伤所吞噬的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太宰治愈发阴郁的眼神,索性自暴自弃般说出了内心一切的不满。

“真是讽刺啊,太宰,早上的我如此天真地相信了你的鬼话,如今却落得不被你信任的下场。”

太宰治当然明白对方说的是今早起床时发生的那件事。不得不承认,现在的他非常后悔,后悔没有在昨天晚上对中原中也做点什么。目标之一的那名Alpha着实令人生厌,尽管如此,太宰治还是没有告诉自己的搭档对方已知晓其身份的事实。这样的做法是否值得?得到与失去只在一线之间。当时的他何尝不想破门而入,在对方抚上中原中也的脸庞前便结束他的性命。

然而他的爱人并不会知道这一切。太宰治在等一个机会,宛如最高明的猎人,等待自己的猎物心甘情愿自投罗网。离成功只差一步了,他热烈地注视着自己的爱人,用眼神引诱他跳进自己布置的陷阱之中。

“说吧,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

机会来了。

太宰治弯起唇角,鸢色的眸中闪现一丝狡黠的精光。

“那么,就让我用实际行动确认一下吧。”

 

【车】


适度的逼迫反而能在短时间内取得理想的结果。雨停了,月亮透过云层散发出清辉。太宰治抚摸着中原中也颈后的咬痕,目光却在对方的小腹上流连。

“这下,你就完全属于我了。”

无论是身体,还是那高傲的心灵。

——tbc——



辣鸡文手最后的挣扎……

假装自己不难过……

真的,我一点都……不难过……

评论 ( 17 )
热度 ( 416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