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假戏真做(04)

*久不更新的女装杀手,套路宰的场合

【01】【02】【03】

ABO设定的《Gravity》走这里→http://anothercemetery.lofter.com/post/1ce6bf32_fbba8e4

【04】

跟踪素来是中原中也的强项,身形娇小的他能够在人群中轻而易举地将自己隐藏起来。当然,比起暗杀,面对面的单打独斗更能引起他的兴趣。杀手的本质在于杀人,只要能完成这个目的并且全身而退,无论采取怎样的手段都无可厚非。中原中也正是这自由主义的信奉者,正因为如此,太宰治才有机会在酒吧得以一见中原中也的女装姿态。他的确是怀着大闹一场的心态出现在那里的,只可惜遇上了能够打乱他一切计划的太宰治,那场期待中的酣畅淋漓的战斗便如同烟云一般消散在朦胧的夜色里,化作香水的芬芳,亦或是在唇边点染开一抹绚烂的色彩。

而如今,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在自己身边,这令中原中也感到荒唐而又可笑。太宰治侵犯过他,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他呢?愤怒?仇恨?杀意?合格的杀手会在第一时间撕毁那张所谓的合作协议,提着枪冲进侦探社的老巢,将那颗子弹精准无误地射入对方的太阳穴,倘若还不解气,更可以用小刀戳穿太宰治的心肺,任由那血液在地板上流淌出诡异的图画。血液和死亡令中原中也下意识地兴奋起来。似乎是意识到了对方的反常,太宰治停下脚步,从货架上拿起一包东西扔进了中原中也怀里。

现在的他们正在附近的一家超市对目标进行跟踪。假扮成普通情侣的二人推着购物车,维持着与目标十米远的距离。太宰治人高,即便隔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依然能看清目标所在,可怜的中原中也只好低着头漫无目的地跟着,思绪早已飘逸到杀死太宰治的一百种方法。

“混蛋!你……”

“嘘……小点声。”太宰治俯下身,食指轻轻抵上中原中也的唇,原本干净的指腹顿时染上一点艳色。他状似不经意地用舌尖抿去,余光飞快地捕捉到了中原中也双颊上那一抹绯红。“亲爱的,难道我记错你的日子了吗?”

中原中也自然明白太宰治话里的含义,更清楚它们只不过是当下处境的产物罢了。尽管如此,耻辱和羞愤依然占据了他的内心。那包可怜的生理期用品在他的大力揉捏下变了形,薄薄的外包装几乎要撕裂开来。最后,仿佛是妥协了一般,中原中也将那袋皱巴巴的东西丢进购物车,小声回应道:

“不……并没有……”

获得胜利的太宰治得寸进尺,干脆揽上中原中也的腰,空着的那只手和他一起推着购物车,时不时从货架上拿下一包商品,附在爱人耳边低语几句后摇了摇头便放了回去,俨然一副居家听话的好男人形象。

“我怎么觉得周围的目光越来越令人不舒服了?”中原中也抖了抖肩膀,“尤其是那些女孩子,简直恨不能将我生吞活剥。我能不能拜托你少在这种公共场合散发你那该死的荷尔蒙。”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中也。”太宰治的表情格外无辜,他将手推车换了个方向,继续跟进暗杀目标,“我的注意力一直都在中也身上,哪还有精力顾及其他。”

“嗯?混蛋!给我把注意力放到工作上来!”

太宰治又拐了个弯,目标的身影从层层叠叠的货架后方显露出来,“对我来说,目标只是一堆无用的钱财,而你……”

中原中也还在等待下文,可太宰治却停了下来:“嗯?绳索?”他凝视着目标的背影,陷入了沉思,“继续跟进吧,下一个目的地是……”

“咿呀……!”

停留在掌心的窄腰突然剧烈地倾斜了,太宰治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扶,中原中也已经侧坐在了地上,过于细长的高跟鞋歪倒在一边,原本干燥的底部有些湿滑。

“该死。”

他低声咒骂,本想挥开太宰治,却又不得不依靠他的搀扶起身。今天的中原中也穿了一件黑色中袖雪纺衬衣,胸口处别着一只金色的蝴蝶兰胸针。他没有穿裙子,女装九分裤是他最后的妥协。收脚的设计衬托出他流畅的腿部线条,那双十公分的高跟鞋更是为他增色不少。干练而又禁欲,唯独从手腕、领口和脚踝处露出几分性感,这样的装扮远比酒吧里那身暴露的衣着来得更加诱惑。太宰治将他安顿在货架旁边,弯腰捡起那只高跟鞋为他穿上。鞋底是被鲜血浸染的红色,而太宰治的眼神比骑士还要虔诚,似乎下一秒就要吻上自己心爱的贵妇人的脚背。

“你有完没完?”

“因为刚才的骚动,目标早就逃离了可跟踪范围。既然如此,今天的工作也就到此结束了”

中原中也低头不语。他有些惭愧,但更多的则是愤愤不平。太宰治大概是他的克星,只要遇到他,任务一定会以失败告终。然而太宰治全然没有意识到这一切,他甚至揽过中原中也的肩,将人整个打横抱起,大步流星地朝超市出口走去。

“喂!你这混蛋!快把我放下!”

“啊……中也你好吵啊。明明已经是条不能走路的蛞蝓了,精力还是那么充沛。”

“你要去哪?”

“去哪?当然是回家。”太宰治歪了歪头,笑得一脸理所当然,“目标就住在我们公寓对面,难道你就不好奇,那卷绳子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中原中也顿时缄口不语,可他却没有发现,太宰治的袖口有一块湿润的痕迹。

透明的小水瓶悄无声息地滑落在地面,溅起的水花仅仅弹奏出一个欲言又止的单音。

 

在中原中也因为脚伤而卧床的半个月里,太宰治迫不得已承担了家中大部分的工作。爆炸的厨房和溢水的洗衣间,中原中也本以为自己迟早会习惯这一切,但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忍耐程度。当太宰治再一次任由肥皂泡充盈整个洗衣房而自己却在客厅里上吊自杀时,脾气暴躁的小矮子拖着伤腿一瘸一拐地冲到同居者面前,锋利的刀尖割断了绳索,还没等太宰治呼痛,他便攥着领子,以一种粗暴的方式将那个男人从地板上拖了起来,他清晰地看到了鸢色眼眸中玩味的笑意,同时,也在那里看到了自己被愤怒点燃的一抹湛蓝。

“你到底有完没完?”

“这句话中也已经问过我了。”

同太宰治斗嘴这种无意义的事还是少做为好,这么想着,洗衣房的水已经开始向客厅溢出,中原中也恶狠狠地甩开手中的领子,艰难地凭借着右脚移动到洗衣机旁,直接切断了电源。

大理石地面又湿又滑,仅靠单脚维持平衡的中原中也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却落入了一个令他厌恶至极的怀抱。太宰治揽着他的腰,扳过他的脸,柔软的棕发蹭过他的鼻尖,他的吐息带着熟悉的味道,该死,是82年的拉菲,又像是89年的柏图斯。可惜那些恶劣而又嘲讽的话语还未说出口,便被太宰治吻了回去。柔软的舌叶在口腔内掠夺扫荡,所到之处留下一片酒香。

那一刻,中原中也觉得,太宰治这个人实在是讨厌极了。

尽管他并没有推开他。

 

“太宰,我想我们应该分头行动。”中原中也站在客厅中央,缓缓吐出一口青烟,“这样做于你于我都有好处。”

“理由?”

“我讨厌强奸犯,这个理由够充分吗?”

“哎呀,被中也这么说还真是伤心。”太宰治换了个姿势,从沙发一端抬起头,那双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中原中也,引得后者心里一阵狂跳。“那天晚上,你并没有拒绝我吧。”

“还不是因为那该死的药物!”

“可就算如此,侦探社和黑手党联手的那份协议,你为什么没有拒绝?身为上级干部的你,应该有一票否决权吧。”

中原中也沉默了。

隐藏在心底的秘密被人撕开平摊在眼前,这种滋味并不好受,甚至令他想找个地缝藏起来。究竟是为什么没有拒绝呢?自己对太宰治又是怎样一种感觉?恨吗?想让他死吗?一连串疑问宛如惊雷在他脑海里接连炸开,思绪变得混沌不堪,他想逃,可是应该逃去何处?早在那个酒吧,在他和太宰治眼神相接的那一刻,许多事情就开始变得不同,甚至无法用正常思维予以解释。

“那么,让我来告诉你吧,中也。”太宰治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喷洒的热气温柔地包裹住耳垂,将一切渲染得暧昧不清。

“那是因为……”

中也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感觉自己的胸腔鼓噪得就要爆炸了,究竟是因为什么呢?答案就在他的心底,条理清晰呼之欲出。他静静地等待太宰治的下文,指甲下意识掐进掌心的肉里。

“当然是因为中也缺钱啦!哈哈哈哈……”

空气陷入了长达五秒的寂静,下一刻,太宰治便被中原中也的一记飞踢狠狠甩到了地板上。他捂着肚子坐了起来,脸上依旧是游刃有余的笑容。

“中也,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可是温柔贤惠的太宰夫人。”

“谁允许你擅自添加那些乱七八糟的属性的!不对!我才不是什么太宰夫人!”

“哦哦,这个角度不错,今晚试试我新买的睡裙如何?”

“哦?有胆子你就试试看啊!”

好险,差点就说出来了。

如果说出来的话,现在的中也不仅不会接受,反而会将自己暴打一顿,然后立刻终止合作关系吧。

生气的猫咪固然有趣,但倘若逗弄过度,必然会适得其反。

——tbc——

工商:年下本《秘密》的余本上架啦~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4kOW8x&id=547212418997&qq-pf-to=pcqq.c2c

特典也有掉落啊求小天使带走~

其实我想尽力写出那种【要让中也穿女装是可以做到的,只要是任务需要,无论什么他都会去做,但如果太宰治(着重号)想让他穿上裙子,那就没那么容易了,中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在女装和男性思维间取得一个平衡,比如性冷淡的色调,裤装,干练的衬衣,因为中也帽子上有帽链,从而不负责任地脑补他可能会喜欢低调的小饰品,所以会使用领针,胸针等,颜色多为金色、银色,镶嵌有细小的单色宝石。】这大概就是我心目中对“女装”的定义吧……emmmm……

其实我不喜欢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病弱的形象,然而,好吧,我也不想生病,我也很绝望啊_(:з」∠)_

实习超——忙,学习的时候觉得工作好,工作以后觉得果然还是学习好(ntm)

总而言之今天好歹是把更新生了出来。自知文笔不佳剧情薄弱却依旧不死心地尬文的我,能得到大家的包容实在是非——常感谢!在我评论区留言的小伙伴我都记得,只是日常语死早外加事情有点多导致无法及时回复。在这里向大家道个歉。

ABO快要完结了,的确不是什么长篇,第一次写ABO也没什么经验,可能有一个带孩子的番外?女装杀手还有一段时间才能结束,虽然也不长但是我写了这么久好像还在日常一点都没触及到主线(这文真的有主线这种东西吗?)番外是太中任务结束后去法国度假时发生的一系列浪漫而又轻甜的小故事,等我有空就把它们写出来。

端午久违地更新一个短篇。上次写一发完结还是中也生日,如今都快一个月了。ABO和女装杀手写太久,想回过头试试那种温柔清淡的风格。具体什么梗我不说(你走开)

啊!我居然咸鱼了一个月(突然挺尸)

感谢大家看我碎碎念这么久,晚安!

评论 ( 17 )
热度 ( 235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