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腹中之蝶

*“只有你,能使我意乱情迷。”

*莫名其妙的小短篇,权当复健。



腹中之蝶

文:水母汐

【01】

傍晚下起了小雨,他快步朝目的地走,帽檐上积了一滩雨水,熨烫妥帖的裤脚贴在脚踝。冰冷透过薄薄的皮肤渗透进血液,在无形中荡平了翻滚着的躁动与不安。衣摆溅上几滴不知是谁的鲜血,它们业已干涸,隐匿在黑暗中窥伺着一切,宛如毒蛇的眼,又像是盘踞在心头的结。现在的他只想赶紧回到办公室,喝上一杯红酒,哪怕是冒着热气的咖啡都能使他感受到幸福。

办公桌上的确会有一杯咖啡,带着适宜的温度,低调地冒着热气。白瓷的马克杯上印着熟悉的花纹,杯子底下似乎还刻着什么字。那是谁的名字呢?或许是死去的猎犬,亦或是某位露水情缘的小姐。他摇了摇头,因为他突然想起,自己的办公室里,除了高脚杯外什么都没有。

可那浓郁的香气的确是真实的。或许是下属做了多余的事情吧。雨越下越大,水珠固执地透过马甲渗透进衬衫里,他浑身发抖,只好妥协般地缩在路边开始拦车。

自己的车究竟什么时候才能修好,车行的人效率未免太低了些。

如此这般地抱怨着,他抬手拦下了路过这里的第一辆空车。

 

已经是第五辆了。

他绝望到近乎放弃。在这种阴沉的雨天,没有哪个司机愿意搭载这位浑身漆黑的可疑乘客。他有些烦躁地跺了跺脚,却发现衣摆上的血水在脚边汇聚成浅浅的一滩。“要劫车吗?”“开什么玩笑,我可是黑手党。”又一辆计程车亮着绿灯从远处驶来,他习惯性地举起手臂,在对方停下的那一刻惊讶得目瞪口呆。

“喂,你真的确定要载我?”

“嗯?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受人欢迎的司机,毕竟,你可是我今天的第一位乘客。”司机淡然地扫过他怀里的短刀,后视镜里映照出那双暗不见底的鸢色眼瞳,“若不是遇到了你,我本打算就这样开着车入水自杀的。”

“……”

“那么,你要去哪?”

将普通的陌生人牵连进黑手党并没有什么好处。犹豫再三,他还是报出了总部大楼附近的一个地址。

“哦,那里我熟。”年轻的司机吹了声口哨,发动后不久便拐进了一条小路,“我记得,从这走似乎会更近一些。”

这是一条斑驳的小巷,灰白的墙壁上粘贴着各式各样的小广告,在长年累月的风吹日晒下变得字迹模糊。小巷的尽头有一间老旧的商铺,卖香烟的玻璃柜台总喜欢将goldenbat放在最显眼的位置。那只绿色的盒子是他的最爱。再往前是两排大门紧锁的民居,穿过这段街道,目的地就在前方……

思及此,他终于意识到原来自己是认得这条小路的。他有些错愕地注视着后视镜里司机的脸,鸢色的眸子微微眯起,狭长的眼尾扑簌簌抖落几朵桃花。他没来由地觉得恶心,却也并不拒绝,只是静静地倚靠在座位一角,白色的烟卷叼在嘴里,半点想把它点燃的意思都没有。

“你身上有股血腥味,”司机停顿了一下,突然开口说道,他吓了一跳,却也无法做出回应。“雨水、泥土、硝烟……还有大海的潮气,在海边和什么人干了一架?”

“工作而已,”他摇下三分之一的车窗,点燃了手里的香烟,“和你不太一样,我很忙,忙到根本没有精力去思考你那所谓的自杀。”

永久性休假这种奢侈的东西,怎么可能会落到自己头上。

况且……

自己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还有很多约定没有履行啊……

司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车身时不时猛烈地摇晃,短短一段路被他开得踉踉跄跄。他忍不住怀疑眼前这个人到底会不会开车,该不会是无证驾驶吧?

他有些庆幸自己选择了后座,不然那顶帽子一定会无数次撞在那块被雨水模糊的挡风玻璃上。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不满,年轻的司机歪着头,状似苦恼地思索了片刻,最后取出了一张车载CD。

略带沙哑的男声飘了出来。那首歌温柔而又舒缓,仿佛岁月久远的法国民谣。只是在高潮的时候突然爆发,发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热烈的呼号。司机显然沉浸其中,身体随着音乐的节奏微微摇摆,手掌在方向盘上打着节拍。而这一切直接导致他们险些撞上一根可怜的电线杆。

“把它关掉。”

“为什么?”

“少废话,把它关掉!现在,立刻,马上!”

如果对方表示拒绝——他将手伸进怀里,这把刀将会抵上他的后脑勺。

“可我很喜欢这首歌,”司机稳住方向盘,将车拐进最后一段狭长的小路,“从很久很久以前,甚至可以说,从它诞生之前就很喜欢了。”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他摇了摇头,神情愈发疲惫。“如果他知道这首歌的作者是很多年前的我,不知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这个问题一直模模糊糊地与他的意识纠缠不休,疲惫如潮水淹没了他。在这个下着雨的傍晚,他做了一个梦,一个冗长的,将他的全部记忆都窥探得一清二楚的梦。

他醒了,车停了,雨也停了。他不知道司机等了他多久,可当他抬起头朝窗外望去时,黑手党总部大楼立在薄雾般的夜色里,亮起的灯宛如闪烁不定的星辰。他有些错愕地望向驾驶席的司机,男人挽起袖口,露出被绷带缠绕的手臂。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中也。”

他触碰着他的脸颊。

“中也,叫我的名字吧,中也……”

【02】

“混蛋太宰!”

街角的小小公园,两个孩子扭打在一起。

公园里有两架面对面的蓝色滑梯,大概是园内面积有限,两架滑梯的距离很近,近到两个孩子如果同时从顶端滑下,便会脚尖对着脚尖,以一种不太优美的姿势撞在一起。

“混蛋青花鱼!你就不能不跟我同时滑下来吗?”

“这句话正是我想说的。”

“那我们石头剪刀布!赢的人先滑!”

从结果上来看,这场比赛的输赢其实毫无意义,偏偏中原中也非常在意。当他第五次输给太宰治后,小个子男孩恶狠狠地抓住对方的领子,将人一把按倒在松软的沙地上。

“说!你是不是耍赖了!”

“怎么可能,和中也玩游戏根本用不着耍赖!”

因为,这只蛞蝓实在是太好懂了啊。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只需要一直凝视着那双美丽的蓝色眼睛,便能读懂对方的一切。

“哼!”中原中也松开太宰治的领子,几步爬上一旁的滑梯,“你走开,我要下来了。”

然而下一秒,他的手便被人握住了。也不知太宰治哪里来的力气,居然顺着栏杆直接翻到了滑梯的顶端,他强硬地挤进所剩无几的空隙里,和中原中也肩并肩而坐。“要开始了。”他缓缓地开口。紧接着,身体忽然失了重,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带起太宰治柔软的发丝,轻轻蹭着中原中也的侧脸。他们十指紧扣,一起沿着轨道向下滑落、滑落……原来这架滑梯有这么长啊……橙发的孩子模模糊糊地想着,却听到身边的太宰治正在一声一声唤他的名字。

中也,中也,中也,中也中也中也……

他的心突然变得柔软起来,仿佛刚才沙地上的一切并没有发生。在这座无人的小小公园里,在这条不知有多长的滑梯上,只有他和太宰治两人而已。他觉得有什么东西攥住了他的肚子,似乎将什么重要的感情层层包裹在了里面。他张了张口,风灌进他的嘴巴,他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随着空气飘散,也不知有多少传进了那个家伙的耳朵里。

“太宰……”

他小声地念着那个人的名字。双脚终于触到了坚实的土地。

 

明明玩了那么多次滑梯,唯有这次结束之后,双脚宛如踩在棉花上一般虚浮。中原中也坐在一旁的沙地上,试图用眼神伪装自己的坚强。这般蹩脚的演技自然会被太宰治识破,他蹲在自己的搭档面前,伸出手轻轻敲了敲对方的膝盖下方,那条笔直有力的腿顿时弹了起来。

“这不是还挺有精神的嘛……”

“少废话!你这家伙离我远点!”

大概是早已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太宰治叹了口气,随后转了个身,将后背留给依然跌坐在地的橙发男孩:

“上来吧。”

“并不需要!”

“中也就在这里坐上一整夜也没关系吗?就算吃不到红叶姐做的饭团也没关系吗?”

下一秒,他便感觉有什么东西缓缓搂上了他的脖子,紧接着,便有一个温热的物体贴上了他体温略低的后背。太宰治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花了好一会功夫才勉强稳住身形。

“呜哇!中也虽然个子小,但是意外的超——重啊!”

“明明是你不肯好好吃饭所以没有力气吧!给我把帽子拿好!”

“诶?好麻烦,不如就这样扔了吧。”

“住手!快点还给我!”

“中也不要乱动啊。”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因为……”太宰治的眼底突然闪过一丝狡黠,“如果你再动的话,我就要亲你了。”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仿佛看完了一卷电影胶片,只不过故事的主角是自己和眼前这个自称是出租车司机的男人罢了。意识到这一切的他有些无奈地用手按揉着太阳穴,咬着牙心不甘情不愿地吐出那熟悉的名字:

“太宰治……”

“你这个混蛋!”

太宰治躲过了向他袭来的拳头,顺势抓紧了对方的手腕。他将一根手指伸进黑色的手套里,状似无意地摩挲着对方掌心的纹理。“中也,我说过的吧,如果你再动的话——”

我就要亲你了。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一个魔咒,一个该死的,能把人的心神全部搅乱的魔咒。中原中也愣在原地,眼见着太宰治的脸越来越近,却错过了逃跑的最佳时机。直到那双泛着笑意的眼睛无比清晰地倒映出他那惊慌失措的脸,年轻的黑手党干部这才把手按上车门把,然而为时已晚,太宰治那危险的声音已然在耳边响起:

“抱歉,中也,你已经逃不掉了。”

他们在狭小的车厢内接吻,柔软的唇瓣相互摩擦,将原本干涩的表皮浸润得无比湿润。趁着他张嘴想要换气的破绽,太宰治毫不客气地将舌叶挤进了他的口腔内部,富有技巧地搔刮着他的上颚,引得他浑身颤抖,几欲瘫软在逼仄的出租车后座。柔软的舌纠缠在一起,带起一连串啧啧的水声,他觉得自己沉溺在了一片汪洋的海水里,周身环绕着一串又一串气泡,气泡向上漂浮,而他却在不断下沉,下沉,坠落,就像那段漫长的滑梯,直到太宰治松开了他的唇,才有了踏上土地的实感。

中原中也的心跳得厉害,连带着肚子都痉挛起来。那种熟悉的饱腹感再度自身体深处升起,只不过这一次,他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腹中涌动,仿佛要破茧而出。他看了一眼夜色中的总部大楼,突然觉得那些红酒在一瞬间失去了全部的吸引力。至于咖啡?泡咖啡的人就在眼前,他还要那无用的东西做什么呢?

“快走。”

“嗯?”太宰治挑了挑眉,中原中也下了车,又打开了驾驶席的门,他的表情很不耐烦,几乎是把人强行拖出了车厢。

“给我老老实实在副驾驶席坐好,车我来开。”

【03】

夜色渐深,雨后的天空干净而又明亮,在那些尚未完全散去的乌云背后,隐藏着半弯新月和若干星光。

他们来到儿时训练结束后经常偷跑去的那个街心公园,曾经的蓝色滑梯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单调的云梯。太宰治一抬手便触到了有些生锈的顶端,紧接着便是一个潇洒利落的翻身,坐上了云梯的顶端。晃动双脚的同时不忘朝中原中也投去有些得意的眼光。

“需要我帮忙吗?中也。”

中原中也嫌弃地挥开男人伸来的手,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体术高手踮了踮脚尖,染血的外套在半空中划起一道优美的弧度。两个人并肩坐着,脚下是松软的沙地,头顶是浩瀚的星辰。城里的夜空并不那么纯粹,唯有星光亮得惊人。周遭格外宁静,甚至听得见草丛里细小的虫鸣。太宰治就在他的身边,那个因异能而被他忘却了的男人,浑身包裹着那件并不为他所熟知的卡其色风衣。他忽然想起很多年前,他们也是像这样,并肩坐在对孩子来说有些高的滑梯顶端。那个时候的他和太宰治,究竟在想些什么?小孩子的世界大人早已无从揣测,唯有那被攥住腹部的触感依旧鲜明。

“中也,你知道那家伙的异能是什么吗?”

“让被袭击者忘却自己最讨厌的人?大概是这种类型的吧,不然我怎么会单单把你这个祸害给忘了呢。”

“差不多吧。反正,中也的异能已经被我解除了,时间不早,我也该回去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家伙可是个十足的无睡眠主义者。”

“我当然是为中也着想啦。不早睡会长不高的。好了,快回去吧。”

中原中也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太宰治的手就在旁边,和他相隔不过几毫米的距离,可他却连抓住的勇气也没有。他想弄清楚一些事情,比如太宰治为什么会知道他中了异能,又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曲折的形式为他解除,比如他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又比如那个吻的含义。这些问题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不停,最后统统化作某种情愫,自腹部破茧而出。

“亚马逊雨林一只蝴蝶翅膀偶尔振动,也许两周后就会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太宰!”

他张开口,将腹中那成千上百只蝴蝶做成的秘密放了出来。

异能触发的前提是喜欢,白瓷的马克杯上刻着“osamu”,与之相对的另一只自然在那个男人手里,而这个男人在不久前弄坏了他的车。

和你一起从滑梯上滑下去是故意的;假扮成出租车司机只是为了和你再去一次老地方——在恋情尚未公开的那段日子里,每日上班时在此道别,下班时在此重聚。

“爱”和“喜欢”并不存在于他们之间,仿佛与生俱来的长久陪伴便能在无形中说明一切。

这种散发着黏腻气息的话语绝不会从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口中说出,但潜伏在身体里的蝴蝶却是真实存在的。它们像是什么小怪物一样逐渐生长,最后破茧成蝶。紧闭的匣子再也关不住,扑啦啦盘旋着冲向夜空。

男人转过身,他的双手还插在口袋里,夜风吹起长长的衣摆,眼角的笑宛如夜樱那般好看。

“真巧啊,我也是。”

那一刻,中原中也仿佛看到无数只蝴蝶从太宰治的身后翻涌而出。他错愕地站在原地,随后释然地笑了。

只有你,能使我意乱情迷。

——fin——


日常工商:年下本《秘密》余本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4kOW8x&id=547212418997&qq-pf-to=pcqq.c2c

还剩最后两本啦~卖完就可以让太宰娶媳妇啦(什么鬼)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辣鸡文手的日常自嗨(1/1)祝大家粽子节快乐~

来陪我尬聊评论区吧!(摆出桌子准备好瓜子零食)

评论 ( 15 )
热度 ( 289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