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融雪(05)完

*我居然……填坑了……前文01-04(已进行修改)

*假装算是篇生贺


【05】

伊奈帆发自内心地觉得,有一个在警局工作的姐姐实在是太好了——除了那些大叔同事总是把他当小孩子看这一点非常令人不悦。他咬了一口软乎乎的面包,匆匆浏览完面前的卷宗后又拿起了下一份。

这一份也跟斯雷因没有关系。

等等,自己不是来查明真相的吗?怎么在不知不觉间开始偏转注意力了?

简直像个躲在被子里偷看恋爱小说的少年……伊奈帆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些糟糕,但是一想到身为心理咨询师的自己直到现在也没能真正走近斯雷因的内心,他又觉得有些挫败,进而更加渴望得到有关这家伙的外部信息。

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伊奈帆费了好...

2018-02-08

【奈因】(伊奈帆2017生贺)花束

*伊奈帆生日快乐!

*复健中,画风清奇。


花束

文:水母汐

海风凛冽。

二月的新芦原,白雪依旧厚厚地覆盖在大地上。界冢雪徘徊在海边,她凝视着大海中如雪花般翻滚的洁白浪花,又回头眺望着城市屋顶上那些耀眼的积雪。她想到了自己的名字,看到海鸥盘旋过海面,回忆起了那些温柔的时光。而这些细碎的,宛若彩色玻璃一般的回忆最后都凝结成一个人的身影——

她唯一的弟弟,界冢伊奈帆。

用稻穗命名的孩子,将来一定是质朴而又闪耀的存在。大概是体察到了父母的心情,毫无疑问,战时的伊奈帆是出色的,但他在战后所选择的道路又是平凡而可靠的。一切都在按照既定的轨道向前行驶,就仿佛每天早上都会出现在餐桌上的鸡...

2017-02-07

【奈因】融雪(01-04)

*斯雷因生日快乐!今天有点事所以完成的太晚了!迟来的生日祝福!有人还记得这个吗?我把这个远古大坑拖出来填上,以此庆祝这个三周年的特别的日子w~ 

*第三次重开了我发誓这次绝对不坑!!!(摔)


【01】

早春。

残雪在太阳的照射下融化成晶莹的水滴,伊奈帆闭上眼,他想象着这些水珠一颗接着一颗滴落在地面,它们汇聚成小小的水流,然后注入不远处的池塘,最后在池塘里泛起小小的波纹。

这些水滴终究会蒸发,成云,然后再度变成水滴,最后落入大地。如此往复循环,创造着生命的气息。

人心也是如此,会起风,会下雨,但终究会归于平静。那些风起云涌的泪水,最后都会变成滋润干涸心灵的甘霖。

没有...

2017-01-12

【奈因】If You Want

*庆祝AZ完结一周年贺文*

*久违的写了奈因,梗是很早就构思好了的,尽管只有六千多字,但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看到最后*

If You Want

文:水母汐

【01】

三月的天气,晴朗得令人不可思议。

行走在被樱花点染成一片浅粉的街道上,微风缓缓拂过面庞的感觉非常舒服,毫无防备的后背冷不防被人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拥有浅金色发丝的北欧少年回过头,视线自上而下地滑落,最后停留在了对方那棕黑色的柔软发顶上。

“哟,早上好,斯雷因。”

举起的右手被米色的针织毛衣袖子遮住了半个手掌,只露出手指的三个指节。据说这种被称作“萌袖”的袖子在最近的女孩子中非常流行——不过当事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就是...

2016-03-28

【奈因】烟与猫咪

*伊奈帆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在外地过年没有电脑,艰难地用手机写了这篇贺文,夹着烟的奈帆别有一番味道呢~因为是生贺所以雪姐的戏份被我提高了23333再次祝奈帆生日快乐~!*
烟与猫咪
文:水母汐
【01】
界塚雪是在一个清晨发现自家的垃圾桶里躺着几根烟头的。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因为部队里突如其来的电话而被迫从睡梦中回到现实的雪极不情愿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当她打着呵欠路过弟弟的房间时,紧闭着的房门令雪感到格外的惊讶。
抬眼望了望墙上的挂钟,现在正是清晨五点钟,昨晚,奈君似乎是十点过后才到家的。一想到弟弟最近为了军队里的事情一直忙忙碌碌没有时间休息,雪的内心不禁泛起一阵心疼。
“机会难得,不如今天就由我来为奈...

2016-02-07

【奈因】Rabbit Hole

*斯雷因的生日贺文,然而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小天使生日快乐~迟来的生日祝福*

*在情节方面只有一点点奈因*

Rabbit Hole

文:水母汐

“……Therabbit creeps away and hides in a hole.”

纤长苍白的手指将一枚简单的树叶书签松松地夹在书页之间,米白色的纸页上,一句简单的英文使得上一章的故事戛然而止。斯雷因·特洛耶特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合起了书本,黄绿色的树叶从三分之二的书页间探出头来,仿佛在引诱着他继续阅读那剩下的三分之一的故事。然而书的主人却丝毫没能体察到这份心情——斯雷因把书放回了桌面,转而起身,将目光投向了被铁栏分割...

2016-01-12

【奈因】祈祷者

*长达一个多月没有投奈因的我,终于在平安夜将这篇酝酿了许久的文写了出来*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祈祷者

文:水母汐

【2059年12月24日晚 界冢伊奈帆】

墙上的时针正在靠近六点,然而窗外已经是一片深沉的浓绀——我知道,北半球的冬季,太阳高度角减小,夜晚总是来得格外的早。我注视了一会那不断颤动着的秒针,滴答滴答的声音单调而又乏味,于是我转而将目光投向了窗外,从昨晚开始降落的雪已经停了下来,堆积在地上反射出一片耀眼的白。院子里似乎还立着一个小小的雪人,夜色里只能依稀看见一个红色的鼻头,却看不清它的样貌——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仅剩的一只眼睛也终于不可避免地迎来了老花的结局。但我...

2015-12-24

【奈因】Parallel Universes(500fo感谢)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陪伴,近一年来,多亏有你们,让我一路走到今天*

*使用了250fo的点梗,点了K和调教师的真是非常抱歉,我真的写不出来呜呜呜*

Parallel Universes

文:汐·夏

【法槌降落】  @木木癸  

“从这个视角望过去,那个家伙不知道比我高了多少厘米……”

身着黑色长袍的审判长在高台上就坐,赭红色的眸子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说实话,即使是板着一张脸,那偏圆的脸型使得今天的主审法官看起来依旧带有未脱的稚气。然而正是这样的一张脸,配上那副严肃得有点过头的表情,不但没有给人靠不住的感觉,恰恰相反,他会让人觉得他...

2015-11-16

【奈因】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

*爬格子大作战抽到的题目*

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

文:水母汐

【01】

这已经是界塚伊奈帆第15次举着衣服在镜子前摇头了。

望着这样一反常态犹疑不决的弟弟,一直躲在门口透过门缝观察的界塚雪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推开房门冲了进来。从床上的衣服堆里随手拿起一件毛衫拍在他的胸前,界塚雪双手叉腰,指尖几乎要戳到自己弟弟的鼻子尖上:

“我说啊,奈君,你好歹也对自己的长相有点自信吧!”

“父亲当年可是迷倒周围一票女性的帅气男青年哦!所以奈君一定也不会输的!”

然而伊奈帆只是呆立在原地,眨了眨他那红色的眸子,随后低下头,注视着挂在自己胸前的那件毛衫。

米色的柔软长袖毛衫,是自己原来读书的时...

2015-10-25

【奈因】月下私语

*我装作赶上了中秋的样子*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w*

月下私语

文:水母汐

【00】

“现在月亮正圆,领导着群伦,/用更加欣乐的幽光装饰着万物的脸,/没有人去欣赏,辜负了这番美景。”

——弥尔顿《失乐园》

【01】

一切都是如此的平淡无奇,每一天都仿佛是对前一天的机械复制,这样的人生,唯有透过铁窗之外轮换交替的四季风物方能察觉出生命变化的痕迹。窗外的时间是流动的,而窗内的时间却是凝固的。就算自己必须承认,作为一个有生命的个体,自己所存在的空间里必然拥有流淌着的时间,对于永远被禁锢于此的S级战犯,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而言,外界的时间流动速率必然是...

2015-09-28
1 / 6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