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芥】Grief Syndrome(上)

*第二次写敦芥,这一对写起来也是real可爱!虽然很别扭但开始慢慢察觉到内心变化的芥芥真的是好可爱啊!我愿意包下你今后人生中所有的无花果(然而敦敦表示不服)*


Grief Syndrome(上)

文:水母汐

“他们都想成为自己期望成为的那种人。”

【01】

奔跑声。

芥川龙之介穿行在黑暗之中,流动的空气阻碍着他的前行,然而他兀自划破了这一切,黑色的外套在同样黑色的背景里静默地张牙舞爪,犹如躲藏于黑暗之中的,没有名字的怪物。

夜晚的废弃医院大楼就是存在于现实之中的食人巨兽,然而很可惜,奔跑在黑暗之中的人所豢养着的那只黑兽要远比这一切来的更加贪得无厌。

“咳……”芥川扶着墙,他感觉自己的胸腔一阵闷痛,从掌心传来的黏腻触感清晰地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的身体就要支撑不下去了,长期的奔跑和异能的连续使用,加之精神的高度紧张,这一切都在无形中损毁着他本就算不上坚实的肉体。而恰在这时,一阵更加密集的脚步声沿着身后空旷的走廊向自己的方向不断迫近,可要解决掉的目标还在前方逃窜。前后夹击的局势使得情况变得愈发不容乐观。就在这一刻,那个人略带轻蔑的冰冷视线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刺痛了芥川的心脏。

连失望都配不上的存在。

“该死……”

低低地吐出一句咒骂,芥川抬起袖子擦了擦唇角遗留的血渍。枪声响起,异能随之发动,金属掉落在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他回过头,墨色的眼瞳里涌动着深不可测的风暴。

“想与鄙人为敌,你们还太早了。”

“前面已经没有路了,输掉的是你。”

黑兽张开血盆大口向前奔去,不一会,一声惨叫便从摇摇欲坠的楼梯拐角处传来,被咬住了小腿的男人倒吊在半空中,他颤抖着双手从腰间掏出手枪,神情慌乱,根本无法瞄准眼前的对象。

“罗生门……”

“芥川!”

光影交错间,似有猛虎的咆哮自黑暗中响起。后方的追兵早已吓得四散奔逃——两个异能者,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击溃的对象。

白虎的利齿咬断了罗生门,失去了支撑的男人从半空中落下,见状,中岛敦急忙化作人形伸手接住了他。

“人虎……”芥川几乎是咬着牙从齿缝间挤出这两个音节,“你又来妨碍我的行动!”

“可是太宰先生说了,必须要留下活口。”

太宰先生……太宰先生……又是太宰先生!拳头在身侧猛地收紧,芥川的心底涌起一阵不甘。为什么比起自己,太宰先生会更加垂青这个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新人?是因为他比自己更加听话,可以更加圆满地完成任务?不,并非如此,仅仅只是遵照指示和命令行事,是无法满足那个人的,必须要做的更多、更好……然而之前的一切认知在如今这名人虎的身上全都变成了无解的悖论,对此,芥川的心中始终得不到确切的答案。他无奈,却又愤愤不平。他正要出言制止敦的行为,对方却抬起头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担忧:

“他晕过去了,小腿上的伤口无法有效止血,必须赶快把他带到晶子小姐那里去!”

敦的这种眼神,芥川已经见过了太多太多次——那是来自救人的一方所独有的目光。自侦探社和黑手党的合作逐渐增多,仿佛是达成了某种奇怪的协议一般,他经常被要求和敦一起执行任务。尽管有了白鲸上的那次实战经验,独来独往惯了的芥川还是很不习惯身边多一个人的战斗——与其说是合作,不如说让他觉得有些过于碍手碍脚了。但尽管如此,芥川不得不承认,拜中岛敦那“过于泛滥的同情心”所赐,他的任务完成度变高了,因为擅自杀死俘虏而遭受来自上级惩罚的情况也有所减少。只不过芥川本人似乎并不是很领情就是了。

此时也是同样的情况。芥川望了一眼横躺在敦臂弯里的男人,收起了罗生门。他可没有主动帮助对方的想法。而默许他的这种行为,芥川在心底告诉自己:

那只不过是因为太宰先生罢了。

“走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向着医院的大门走去,在那里,早已做好准备的樋口会接应他们。芥川感觉自己的肺部开始灼烧了起来,喉头止不住地泛起一阵腥甜。周遭的空间开始变得扭曲,他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掌心,告诉自己,不可以倒下去。距离出口还有三百米的距离,想着大概不会再有敌人了,稍稍放松一下应该也没什么,况且重要的俘虏在人虎手里,于是他索性连最后的警戒也收了起来,就连从右侧的废弃房间里传来了不正常的响动都没能察觉。

“芥川!”

唤醒他逐渐消沉的意识的,是来自人虎的呼喊。芥川抬起头,这才看到从右侧斜冲出来的男人,对方抬起了手里的冲锋枪,枪口处闪动着的火光划破了黑暗。发动罗生门显然是来不及了,他想着这一次自己大概是真的完了,唯一遗憾的是他还没能得到那个人的认同。然而下一秒他便被一个毛茸茸的物体撞飞出去,化作白虎的少年阻挡在他的身前,子弹被尽数抵挡在外,而就在这时,罗生门发动。周遭一下子恢复了平静,唯有空弹壳滚动着的声音,窸窸窣窣地,震动着黑暗里的空气。

“这次,是我欠了你的,人虎。”芥川支撑着地面缓缓起身,最后三百米,他估计自己出去的时候一定是狼狈不堪。他往前走了几步,却发现敦没有跟上来,他有些烦闷地回过头,这才看到单膝跪在地上的白发少年和他那从黑色裤管里不断涌出的鲜血。

“啧……居然在这种时候受伤……”

“我没事,你先走,我带着他……随后就到……”

烦闷之后,更多的是无奈,芥川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用罗生门带走了丧失行动能力的二人。敦有些惊讶,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仿佛是猜到了一般,芥川开口制止了他接下来的发言:

“下不为例。”

【02】

与谢野晶子走出医务室的时候,意外地发现黑手党那名出了名的暴君居然安安静静地守候在门外。他的面色依旧苍白,但比起刚抵达侦探社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看到医务室的门被打开,芥川抬起头,脸色依旧低沉。

“那个人没事,等他醒来就可以进行审问了。”

“……不是这个。”

与谢野晶子愣了几秒,她朝房间里看了一眼,心下了然。

“如果你指的是敦的话,他没事,但短期内估计没办法好好走路了。”

“价值七十亿的人虎的自愈能力也不过如此吗?”

“想必你也意识到了吧,这次的行动,对方实际上是派出了异能者的,”与谢野晶子眨了眨眼,她顺手将医务室的大门关闭,斜倚在芥川的对面,“敌方所使用的,是能够将他人的异能弱化的异能,正因为如此,你们使用异能时所消耗的体力是平常的数倍,使用后的后遗症也远比之前大。”

“时限。”

“一周。”

听完与谢野晶子的话,芥川转身朝门外走去,前者并未挽留,只是在他即将出门时补上了一句:

不进去看看他吗?

芥川的脚步顿住了,就在此时,侦探社的大门被人打开,太宰治的身影出现在门后,看到芥川,他皱了皱眉,开口问道:

“敦君呢?”

回答他的是芥川离去的背影。

 

尽管异能的使用受到了影响,但敦的积极性丝毫没有被打消。他依旧一瘸一拐地按时到侦探社上班,并且谢绝了镜花主动提供的帮助。国木田对着斜躺在沙发上听歌的太宰治咆哮着要求他向敦学习,太宰治看了他一眼,两眼一闭从手边的便利店袋子里捞出一根香蕉拿起就啃,国木田气的分贝又提高了几分,却丝毫撼动不了太宰治一厘。最后还是敦跛着脚走上前去,小声问道有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帮忙的?

按照这个单子,把社里急需的物资买回来。

国木田推了推眼镜,在理想手账上划去一项纪录,他回过头,想派个人陪敦一起去,然而少年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诶~居然叫病号去买东西,国木田君还真是无情。”

“不可燃垃圾你给我闭嘴!”

太宰治抬了抬眼,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嘛,反正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就是了。”

 

中岛敦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朝最近的便利店走去,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清单,东西算不上少,有很多都是必不可少的物资,必须赶快买回去。他么想着,一边加快了步伐,但毕竟第一次使用拐杖还不熟练,没走多远,他就被一块突起的地砖绊了一跤,脸庞与大地越离越近,眼看就要0距离接触,敦紧紧地闭上了眼,自腰部突然传来一阵不可思议的力量,生生将他向后拽去,他抬起头,一眼便看到了站在街角的芥川龙之介。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人虎。”芥川收回了罗生门,看着敦抱着拐杖摇摇晃晃站定的样子,突然没了脾气。“太宰先生说有任务交给我来做,叫我在楼下……”这时他突然看到了敦手里的购物清单,顿时明白了太宰治话里的含义。“可恶,居然是因为这种事……”

“太宰先生吗?”还没反应过来的敦继续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芥川伸出两指夹走了那张购物清单,“不管怎么说,你是因为我才受伤的,我就姑且照顾一天的病号吧。”

老老实实跟在芥川的身后,中岛敦依旧没从对方态度的转变中回过神来。光是被他带回社里这件事就够令他惊讶了,听与谢野晶子小姐说,那天芥川居然一直在医务室门外等到他情况稳定才走,再加上今日主动陪他去买东西。这一切的反常令中岛敦半喜半忧,以至于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过马路。

“看着你的路,人虎。”

敦的背带被人从后面勾住,只不过这一次,芥川用的不是罗生门,而是他的手。敦的内心已经不是受宠若惊所能形容的了。他用那种半是惊恐半是探究的目光直直地注视着芥川的侧脸,直到两人进了便利店,似是终于不耐烦了一般,芥川回头瞪了中岛敦一眼,沉着嗓子开口:

“我并不觉得我今天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中岛敦心想你奇怪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岂止是今天。但他还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伸手指了指面前的货架。

“我们先去那边吧。”

也不知是在长期的战斗中培养出来的,还是说两人生来就具备此等默契,他们一个负责推车,一个负责拿货,一个负责生鲜,一个负责日用,尽管过程中始终不发一语,但效率却出奇地高。不一会,他们便在收银区排起了队。附近的货架上有卖小袋无花果的,芥川一直盯着它们。他的目光很快就被敦发现了,后者从货架上取下一包无花果丢进购物车里,却被芥川拎出来丢了回去。

“一包不够吗?抱歉啊,侦探社给的钱只够买一包的了,如果你想吃的话,等我发了工资再给你买吧。”

“我不要。”话一出口,芥川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仿佛在无意识的撒娇一样,于是他抬手掩了掩自己的嘴,继而用更加坚决的口气回绝道:

“并不需要这种东西,比起这个,还是赶快结账走人吧。”

中岛敦只好闭嘴。

从便利店出来的时候,他们看到了在地平线上渐渐落下的太阳。芥川几乎是用抢的想把敦手里的袋子转移到自己手上,但后者固执地不肯完全松手,最后就变成了两个人各提一头的诡异姿势。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老长,远远看去就像是牵着手一样。

喂,芥川,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概是跟你相处太久,被你的愚蠢和自大给传染了吧。

人都是趋光的生物,芥川龙之介骨子里也不例外。他从中岛敦身上看到了当年的太宰治和整个黑手党所教给他的一切之外的东西,并且在不知不觉间被这一切所吸引。

杀人,还是救人?

似乎搞清楚了这个问题,就能离现在的那个人更近一点。

但似乎也不完全是为了那个人。

究竟是为了谁呢?

然而这个问题的结果还没被他思考出来,身边的敦就已经停下了脚步。

我到了。

谢谢你,芥川。

芥川龙之介看着中岛敦一瘸一拐的身影消失在侦探社的那座电梯里,忧郁和悲伤毫无来由地自心底泛起,酸涩的就像天边那轮橙红色的落日。这种感情自他被太宰治从贫民区带出后就一直封存在心底,如今再度发作,就像是泛黄病历上所记录的某种综合征一般,熟悉而又陌生。

于是他叹了口气,将手伸进口袋里转身就走。指尖却触碰到一个有些冰冷的东西。他拿出来一看,无花果的袋子在夕阳下泛着温柔的光泽。

——tbc——

上半部分撒糖,下半部分敦敦就要黑化了QAQ,大家可以猜猜敦敦是为什么黑化~

评论 ( 7 )
热度 ( 91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