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假戏真做(02)

*这周份的女装杀手~ABO的更新看这里

【01】

【02】

中原中也几乎是用脚踹开了公寓的大门。

天气很好,阳光澄澈到近乎透明,甚至可以辨清空气中漂浮着的细小尘埃。微醺的暖风吹动乳白色的窗帘,而那个男人正蹲在窗下整理他那为数不多的行李,见中原中也走了进来,立刻抬起头吹了声口哨。

“你这该死的……”

那只可怜的行李箱就这样狠狠砸在刚打完蜡的地板上,那一刻,眼前熟悉的笑脸和记忆中那道挥之不去的残影重合在了一起,契合程度宛如将弹药装填进合适的手枪。“混蛋!”他咬紧了牙,抬脚就是一个利落的飞踢。对方突然抬手扣紧了他的脚踝,甚至揽住他的腰,半强制性地将他搂在了怀里。包围着自己的胸膛带着熟悉的温度和触感,竟使得中原中也回忆起不久前的那个夜晚。酒吧,人群,灯红酒绿下的欲望与迷醉。彼时的男人,也是像现在这样,附在他的耳边,用低沉柔缓的声线,吟诵出令人沉沦的话语:

“别动,有人在对面。”

中原中也如梦初醒,他忍不住懊恼自己的一时失态,而那些如利刃般呼啸而出的愤怒更是砸在地上摔得粉碎。“如果你敢骗我,我就拧断你的脖子。”他抬起手挑衅般地揽上太宰治的脖颈,在外人眼中,此时的他们正紧密地拥抱在一起,唇瓣擦过对方的耳畔,仿佛在叙说着什么甜蜜的情话。太宰治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执起中原中也的右手,用牙齿咬下黑色的手套,将那细白的指尖覆上自己心口,迫使对方感受自己强有力的心跳。

“如果你一定要打,把拳头握起来,打这里就好。”

他眨了眨眼,鸢色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既是警告也暗含奸计得逞的坏笑。中原中也强压着满心的怒火,有些别扭地握紧拳头,在对方胸口捶了一下。那娇羞的姿态,即便是太宰治也不免愣在了原地。

“没有下……喂!你这家伙!快放我下来!混蛋!”

“没办法,中也远比我想象的要可爱的多啊……”太宰治把眼前的搭档拦腰抱起,大步流星地走向刚刚整理好的卧室,“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未免太可惜了。”

这么说着,太宰治故意色气地舔了舔嘴唇。中原中也连耳朵尖都烧得通红,可惜那些愤怒的挣扎全部被太宰治一一化解。

“喂!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我的身份?”太宰治把中原中也放在双人床上,窗外的夕阳将这一刻的空气渲染得暧昧不明,他曲起一只脚跪在中原中也身侧,柔软的床铺塌陷下去,身形矮小的青年顿时完全笼罩在上方浓重的阴影里,突如其来的压迫感使得他下意识抬起头,冰冷的眼中尽是挑衅。

“我们只是临时搭档而已,所谓的同居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假象。”

“哎呀,中也可真是无情,这么快就忘记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太宰治低下头,覆盖着绷带的手掌轻轻抚上身下人柔软的面颊,“因为中也一直不给我打电话,我可是因此失眠了好几夜呢。”

无耻!中原中也在心底狠狠骂了一句。他恨不得现在就跳起来把太宰治踹到门外,锁上房门让自己享受一下片刻的安宁。尽管他早就猜到对方会以那荒唐的一夜情来威胁自己,但他万万没想到太宰治竟会是如此恶劣的一个人。恶劣到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告诉自己——

这个人实在是太讨厌了!

可惜的是太宰治并没有听到这些丰富的心理活动,他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中原中也脖颈上的choker,鸢色的眸子不动声色地飘向窗外。对方顿时心领神会,中原中也抬起太宰治的下巴,后者微笑着把他圈进怀里,不安分的手滑进了宽松的衬衣下摆。情场老手用双唇含住中原中也的耳垂,滑腻的舌尖扫过耳廓,啧啧的水声无比清晰地震动着脆弱的耳膜。可怜的杀手先生浑身颤抖,他不由自主地软在太宰治怀里,而那个家伙的话就是在这一刻一字一句地钻进了他的耳中:

“中也,你听说过‘小别胜新婚’吗……”

 

太宰治斜倚在卧室门边,胸口处还留有中原中也踢过的痕迹。然而男人的脸上连一丝半点的气恼都看不到,他只是眯起那双桃花眼,笑吟吟地望着床上的搭档,悠闲的语气仿佛在谈论今天过分美好的天气:

“中也,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从进门起到现在你都没叫过我的名字。”

中原中也发出一声冷笑,他悠悠地吐出半口烟圈,甚至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你希望我怎么称呼你?强奸犯?我的敌人?”现在的他只觉得好笑,若不是因为首领的命令,此时的太宰治早已成为一具尸体,他的胸口会出现一个大洞,鲜血顺着躯干肆意流淌,一如那天镜面上斑驳的口红痕迹。

然而他什么都不能做,那些血腥的画面终究只存在于幻想之中。其实中原中也自己也明白,即便没有首领的命令,他也很难对眼前这个男人痛下杀手——说实话,他的确对那天晚上的太宰治感到了一丝心动,是那光影斑斓下勾人的眼神,还是衣领深处飘逸开来的香水味道?中原中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尽可能地摆出一副厌恶的姿态,生怕对方看出了自己的小情绪。

“当然是叫老公啦,”太宰治脸上的笑意渐深,他摊了摊手,语气是那样的理所当然,“难道中也忘记了我们的任务吗?”

“你是不是对‘装作’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就算是演戏,也要尽可能演得像一点,我刚刚也说了,对面的大楼里……”

“太宰治!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中原中也将烟头按灭在床头柜上,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面前的男人,“对面的大楼里什么都没有,你撒谎也该学得像一些。”

“啊,蛞蝓的脑子比我想象中好使啊,果然是我选中的人,中也总是能在不经意间带给我惊喜。”

“你说谁是蛞蝓!?”中原中也抬腿又要去踢太宰治,却被后者干脆利落地握住了脚踝,“放开我!”他的表情不由得更加阴郁了几分,可太宰治完全无视了他的反抗,甚至靠近他裸露的踝骨在上面不轻不重地吻了一下。

“中也可别忘了,上次是谁得到了那个人头。”

中原中也几乎气结,那天晚上着实是他杀手生涯中的唯一污点,尽管事后他并不觉得错都在自己,眼前这个混蛋的责任显然要更大一些。但也正是这一次的失利让他原本百分之百的成功率降为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更何况对方还趁机占了自己的便宜,同为男人却委身于他人身下,这一切的一切都令中原中也难以释怀。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最好早点闭嘴。”中原中也把脚收回,掏出怀里的小刀直逼太宰治的鼻尖,那方闪着寒光的金属早已不知浸透了多少人的鲜血,可太宰治丝毫不为所动,他当然明白中原中也不可能杀他,尽管如此,唯有一件事他至今也无法完全确定:

中原中也对他,是否只有全然的恨意。

换做常人当然会毫不犹豫地做出肯定的回答。然而太宰治却并不这么认为,他始终觉得眼前这个小矮子一定对自己有点意思。这并非无中生有的自我感觉良好,而是一种天生的敏锐和直觉。中原中也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看穿了心事,现在的他只想以最简单的方式尽快完成这该死的任务。天逐渐黑了下来,室内的光线变得昏暗,他扭过头,窗外早已亮起点点灯火,宛如星光璀璨的长河。夜色是杀手最好的伪装,黑暗下的他们,早已无需更多的遮掩。于是中原中也收起了那危险的武器,他蹲下身,视线和太宰治平齐:

“你给我听好了,太宰治,现在我们来约法三章。第一,你必须去隔壁屋睡,第二,你不能与我有过多亲密的行为,最后,不许再提那天晚上的事情,否则……”

“否则?”太宰治挑了挑眉。

“总而言之,从现在开始,滚回你该去的地方。”中原中也啪地一下打开了电灯,突如其来的光线使得他们彼此都眯起了眼睛。而就在此刻,公寓的门铃响了起来。

两个人对视一眼,最后还是太宰治起身去开了门。

“哎呀,这不是房东太太吗?今晚的您也是一如既往的美丽,请问有什么事吗?”

中原中也心下一惊,连忙收拾好自己的表情走出房间,女式高跟鞋使得他走路有些不稳,更何况那条黑色的九分裤下还带着太宰治双唇的烙印。即便如此,他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出现在了房东太太面前。

“看到你们没什么事,我就安心了。”房东摆了摆手,用有些微妙的眼光打量着眼前新搬来的夫妻,“小两口之间有矛盾是正常的,但还是尽量不要影响正常生活。”

太宰治连声称是,中原中也尴尬极了,他仿佛暴露在镁光灯下任人摆布的机器人,除了低头赔笑什么都不能做。临走时,房东再次用那种不太放心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二人,太宰治趁机挽过身旁人的手臂,凑近中原中也耳畔轻声说道:

“中也,快去送送房东太太。”

尽管嘴上这么说,他的手却将中原中也握得更紧了。注意到这一细节的房东很识趣地下了楼。金属大门再度关闭,刚一转身,中原中也便甩开了太宰治的手掌。

“下不为例!”

太宰治笑了笑没有说话,他注视着中原中也愤然离去的背影,只觉得眼前的小矮子的确是超乎自己想象的可爱。

可能连本人都没有注意到,从进门到现在,这个可爱的小傻瓜从没拒绝过自己无理的请求和无数过分的举动。

这是不是证明,他有点在意自己呢?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322 )

© —水母汐— | Powered by LOFTER